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V037 童年

章節目錄 V037 童年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恭喜您獲得一张月票

    回到屋子里的時候,江如飛已經收拾好正站在那里等著她,少年白衣清雅,一如往昔含笑溫潤,阳光靜靜的落在他白色的襯衣上,生出一種溫暖的感觉來,喬心怔然,心底忽涌的戾氣突然消散了个七七八八。

    她究竟、還在糾結著什么呢?

    江如飛已經走到了她身邊,自然的牽起她的手,側眸含笑,“走吧”。

    心底什么感觉都沒有了,只剩一片安然。

    江如飛就是有這種能力,他的一句話,甚至一个笑容,一个不經意的動作,都能影響到喬心,這是一種可怕的力量,但喬心并不想去深究到底為什么,她放縱自己這樣去相信他,就是坚信,在這个世界上誰都可以背叛她,唯有阿飛,永遠都會陪在她的身邊,永遠不會背叛她。

    上鋼琴課的教室離這里不算很遠,平時都是江如飛一个人步行去的,今天多了个喬心,俊男美女的組合總是十分的抓人眼球,尤其是相貌出色氣質上佳帶著一絲神秘的東方氣息的兩人。

    喬心從沒有像此刻這般,放慢腳步,欣賞著一个城市的繁华與兴衰,感受著這个城市所特有的魅力氣息與人文特征,她總是形色匆匆,為自己的追求埋前进,總是忽略了身邊的風景,而現在,踏著悠然閑適的腳步,感觉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透著舒爽。

    這種感觉,似乎也不錯。

    江如飛看到她嘴角挑起的輕松笑容,握紧了她的手。

    踏进教室的時候,果不其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江如飛身邊站著的少女身上,其中有一道目光尤為强烈,像是淬了毒的冰刀,恨不得在喬心臉上挖出兩个窟窿來。

    喬心望向那坐著的驕傲少女,眾人中尤為顯眼,彷如眾星捧月的公主,而那不善的目光就是來自于這个少女。

    喬心不經意的收回目光,眼底掠過一抹冷芒,看來她就是艾莉森了,還真是把什么都寫在臉上,一點都不會掩飾。

    江如飛拉著她做到自己經常坐的位置上,美女老師笑著對江如飛說:“嗨,亲爱的簡弗,能給大家介紹一下你身邊的這位美女嗎”?

    江如飛微微一笑,溫雅天成,嗓音磁性卻暗含溫柔,“她是我的家人”。

    這么一句模棱兩可的話沒有人能聽得懂,家人?那是妹妹嗎?可是看兩人的樣子又不像,艾莉森揪著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下,是妹妹就好,但她心里其實也不確定,只因為從來都是眾人眼中明珠一般的她,如今卻見到了比她更耀眼的人,她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即使那是簡弗的亲人也不行。

    艾莉森大小姐骨子里的驕傲跋扈要作了。

    鋼琴課其實沒有什么好教的,把那些有名的樂譜過了一遍,但這位女老師卻特別有意思,連每个樂譜背后潛藏的故事都繪聲繪色的講了一遍,很多世界名曲背后都有一个凄美哀婉的爱情故事,喬心手托腮聽的很認真,這些,還真是她從來不知道的,聽來也別有意思。

    然后就是實踐了,這次帶著几人进了一件大教室,里邊放著好几架鋼琴,美女老師笑呵呵的說著,讓几人找到寫有自己名字的鋼琴,把今天講過的几个樂譜彈一遍。

    江如飛的鋼琴是他曾經在教室里彈過的那架白色鋼琴,在几架鋼琴的最前方,独自開辟出一片空地出來,喬心靠在窗邊,雙臂環胸,看著安然靜坐的白衣少年,修長手指在黑白琴鍵上移動,流暢優美的樂聲流瀉而來。

    一簡單的童年,卻能聽出彈琴者的不俗造詣,指法交換,音色流轉,循序漸进中仿佛踏入了交錯的時空,回憶一幕幕撲面而來,像是電影的倒帶鏡头自腦海中粗略而過。

    她和他的童年,欺辱、冷暖、人心,什么都沒有,他们只有彼此。

    然而那純樸清新的樂聲霎時吹散了她心底升起的悲傷,她仿佛看到了無邊無際的原野上,她和阿飛自由自在的奔跑著,歡聲笑語充斥耳際,明朗的旋律,流暢而律動,就像歲月的長河里輕舞的浪花,輕輕的、柔柔的拍擊著她的心房,心底涌起一陣暖流,眼底有晶瑩的花在閃爍。

    少年手指停在琴鍵上,樂聲止步于此,他抬眸看向窗邊立著的少女,阳光那樣濃烈,他的笑容卻比阳光燦烈萬倍,溫潤的眉眼如玉雕琢而成,每一寸都透著沁骨的優雅與雋秀,他的周身仿佛有光暈繚繞,像是電影里的淡出鏡头,仿佛一眨眼,他就會消失不見。

    他還只是个少年,卻已有如斯雋秀,待長大了,又該是何等風华。

    兩人之间仿佛有一道誰也插不进去的鴻溝,阳光靜默流淌,悄悄溢滿教室,艾莉森卻怒不可遏的壓手一彈,“噌”的一聲刺耳的單鍵音響起,驚起了滿室繚思。

    她喜歡的人怎么可以這樣看著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艾莉森眼底閃過惡毒的光,面目有一瞬间的扭曲,她真的想上前去抓花她的臉。

    一節課的時间很快過去,江如飛和喬心等鋼琴老師離開之后,才相繼走出去,艾莉森拿起支架上的曲譜狠狠的摔在琴鍵上,出几聲脆響,她咬牙站起身來,看那兩人相攜離去,臉色阴沉無比。

    阿爾杰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姐姐的衣袖,“姐,咱们回家吧”。

    艾莉森一把拂開他,阿爾杰不小心跌坐在地上,艾莉森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轉身氣哼哼的走了,就讓她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嗎?那絕不可能,她艾莉森從來不會委屈自己,既然喜歡那就搶過來,管他身后有什么背景,反正出了事舅舅會替她擺平。

    阿爾杰失望的垂下腦袋,不復剛才的小心翼翼,眼底掠過一抹精芒,這个姐姐到底有沒有腦子,他真的很怀疑蠢得像豬、沖動的像头牛的艾莉森怎么就和他是從一个肚子里爬出來的,真是丟人。

    他看到面前出現一雙白皙的小手,抬起腦袋便看到站在面前的小巧女生,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阿爾杰瞇了瞇眼睛,繼而“害羞”的垂下腦袋,很不好意思的把手放在湯瀾的手中,他本身就很瘦小,湯瀾几乎沒用什么力就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

    湯瀾有點疑惑,她剛剛看到的阿爾杰明明不是這樣的,她想起自己剛才看到的那雙眼睛,心底有些害怕,但再看去,小男孩的藍眼珠清澈明亮,哪里有半分讓人害怕的東西。

    奇怪,湯瀾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觉,然后便是一陣失落涌上心头,她不如艾莉森一樣有囂张的資本敢追自己喜歡的男孩子,她甚至連一句話都不敢對他說,天知道她多想問他一句,嗨,簡弗,她是你妹妹嗎?

    僅僅是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她都沒有問出口的勇氣。

    她好羨慕那个女孩子,可以明目张膽的站在他身邊,她長的那么漂亮,兩人看起來真是相配,再瞅瞅自己,平凡的一無是处她觉得自己的喜歡都是對那个高潔優雅的少年的褻瀆。

    阿爾杰看湯瀾失魂落魄的樣子,便問道:“我知道,你喜歡簡弗是不是”。

    湯瀾一下子臉色漲的通紅,使勁的擺著手,想否認,但她嘴笨的什么都說不出來,最后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阿爾杰皺眉,要不要反應這么激烈,他不知道的是,他生活在這樣自由的國度,身邊人都是大膽奔放的人,喜歡就去追求,他不理解東方人的含蓄内斂,只觉得這女孩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無趣的撇了撇嘴。

    “別否認了,是个傻子都看的出來你喜歡他”。

    湯瀾咬著嘴唇垂著腦袋默不作聲,只觉得從里到外都透著不自在,像被人扒了衣服參觀一樣。

    “鋼琴課就快要結束了,到時你可沒任何機會接近他了”。阿爾杰循循善誘。

    果不其然,湯瀾的眼淚像串了線的珠子掉个不停,看的阿爾杰一陣心煩,天知道他多討厭女孩子哭鼻子了,但他依舊耐著性子輕言软語,“我姐姐也喜歡他,但你肯定爭不過我姐姐的,不過我看在你剛才扶我一把的份上,我就幫你一回,怎樣”?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