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V43 同床共枕

章節目錄 V43 同床共枕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沒事,檢驗一下你的忠貞度”。

    羅格忍著拍死她的沖動,盡力讓自己笑的狗腿燦爛,心里卻快要憋死了,想他羅格什么時候這么憋屈過,以后一定要找回場子。

    羅格心里想什么喬心是不知道的,她眼角一直觀察著周圍,這个廣場占地很大,除了一些當擺設的訓練器材之外,沒別的什么東西,顯得很是空曠,天上不時飛過一架架像遙控玩具一樣的小飛機,喬心猜這可能是防御設備,阻攔衛星探測和紫外線的侵擾,同時還能監測周圍几里的危險,周邊又全部用防護網圍欄起來,有人想要进來也要過了那个密林,可以說布置非常周密嚴謹,連一只蒼蠅也別想飛进來。

    羅格見喬心打量周圍,不屑的撇撇嘴角:“土包子,連這些東西都沒見過”。

    喬心收回目光,但也沒看他一眼,“那被土包子打敗的你該怎么辦啊,那豈不是土包子中的土包子”?

    羅格氣結,他就知道,和這个死丫头說話絕對要被氣死,可是他就是看不慣她那一臉云淡風輕的樣子,就是想要犯贱的湊上去。

    這時一直站在不遠处一臉淤青的約翰走了過來,“你好,我叫約翰,以后會有很多時间相处,我期待看到你更多驚喜的表現”。

    這男人一米八几的个子,看起來高大挺拔,一张臉雖說被揍得面目全非,但依稀能看出俊美的轮廓,他有一雙琥珀色的眼珠,在阳光下顯得晶瑩剔透,聲音很溫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觉,只是喬心可不會真的以為他是个溫和的人。

    “你好,以后請多多關照”。喬心回以一个和煦的微笑。

    云錦眼眸微瞇,沉聲喝道:“站隊”。

    羅格和約翰以不可思議的度迅歸隊,站在所有人的前面,喬心站在最邊上,準備聆聽云大隊長的教誨。

    世界上共有三大傭兵組織,一是法國的外籍兵團,這个組織是最古老和神秘的,有著很多血腥的傳說,里邊的人大多由戰犯組成,參加過大大小小的各種戰役,與部隊享有同等待遇,一是中東的武裝分子,在那片暴動戰乱的土地上做著自己的土老大,而剩下的一个便是由風、雨、雷、電四隊組成的現役兵團,也是唯一為外人所熟知的傭兵組織,其中尤以風隊隊長云錦最為人所稱道,這可不是好的稱道,他的狠辣無情、殘酷冷血可是各國黑道都清楚的,他領導的風隊在四大隊中一騎絕塵,在世界舞臺上所向披靡,云錦這兩个字可以說是令人聞之色變。

    他们不像外籍兵團有政府的支持,也不如中東那群人守著得天独厚的有利資源,為了維持生計,他们什么都接,殺人越貨、暗殺劫持,什么來錢快就做什么,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說是亡命之徒也不為過,也許是這些人天生骨子里就有瘋狂的因子,風隊之人說出去絕對和云錦的名头一樣響亮……

    一開始從密林里出來接他们的兩个男子持槍肅立在云錦身后,一左一右的像兩尊煞神,云錦雙手背后,微瞇起的眼睛緩緩掃視著面前的一个个人。

    阳光那樣濃烈,所有人卻觉得渾身一片寒涼。

    她現嚴肅起來的云錦與平時的邪魅風流截然相反,英俊的容顏冷肅穆然,渾身帶著一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霸氣凜然,那雙總是風情惑人的藍眸折射出冰冷的寒光,盡是看一眼,就觉得心都像被凍住了。

    “羅格,現在你能告訴我任務失敗的原因嗎”?云錦的目光緩緩定在羅格的臉上,磁性的嗓音很輕柔的說道。

    完了,老大開始找他算賬了,他一開始做那么多就是為了轉移目標,沒想到老大還記得,這可怎么辦?

    羅格腿肚子都在打擺子,但他依舊站的筆直,只是那目光唯唯諾諾的就是不敢看著云錦的眼睛,小聲說道:“老大,我錯了”。

    云錦冷聲喝道:“大聲點”。

    這一聲足以讓羅格的身子顫了个抖,但他可不敢違抗云錦的命令,于是用他那獅吼功大聲說道:“老大,我錯了”。

    “錯哪了”?

    羅格撓了撓头皮,狀似苦惱的說道:“錯在行動之前沒有把對手的底細摸清楚,貿然行動,打草驚蛇”。按羅格的性格他根本不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但自從有一次他把自己的錯誤往別人身上推,被老大狠狠的修理了一頓,特別是和任務有關的事情,他更是不敢再胡言乱語了。

    這次的任務其實很簡單,接了重金暗殺一个人就行了,從買家那里拿到要暗殺的人所在地之后,他就行動了,買家之前明明給他保證過了就是个年輕的女人,沒什么殺傷力,他很輕敵的就去了那人經常出沒的酒吧,但是……但是之后生的事情,羅格現在想想還是氣的想殺人,他羅格什么時候受過這種侮辱了,那个死女人,等著吧,他一定會把她扒光放男人堆里讓她也嘗嘗那種滋味。

    “就這樣”?云錦迷眼,輕聲問道。

    羅格大力點著头,“嗯,就這樣”,難道他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自己被一个女人給算計了,在女人堆里過了一夜嗎?

    no,打死他也不會說出來。

    喬心暗暗搖头,真是沒腦子。這个羅格,究竟是怎么进來的,看別人對他忌憚的態度,還有云錦無奈的態度,她就更加好奇了。

    果然,云錦也沒再追問,只是把這件事交給喬心,美其名曰給她拿來練練手,羅格硬是纏著當个副手,但他心里的花花腸子又有誰知道呢?

    哼,臭女人,你這次休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

    這種暗殺對這些人來說簡直就是小cs,只是對剛來的喬心就能得到云錦的器重感到驚奇,也想知道這小姑娘能不能完美的完成任務。

    云錦把她丟給了約翰學習暗殺之術,約翰對于殺人的手段可謂極盡精通,曾經在高科技和精兵的密布之下成功暗殺一國的地下黑道領,繼而還能全身而退,他最厲害并不是功夫,而是殺人的技巧,在面對一个比他强上太多倍的敵手都能一招把對方置之死地,這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他總是讓喬心弓著馬步舉著狙擊槍,拿槍瞄準百里之外的靶子,槍口用細線吊著一个油嘴,嘴口比針孔還細,里邊注滿了石油,而對準的地上放了一个直立的半徑只有几毫米的圓筒,從油嘴里滴出來的油毫無誤差的滴进圓筒里。

    她的身体只要稍稍偏差一分,油便會滴入地上,到那時等待她的便是約翰如沐春風卻令喬心觉得阴測測的笑容,那笑容令喬心十分不安,光用腳趾头就能想到絕對不是什么好的懲罰,于是她便穩住身形,全神貫注的瞄著百里之外的靶子,眼都不帶眨一下的。

    “調整呼吸,收斂心神,下盤端穩,這不僅僅是練你的槍法,還有耐心,一个優秀的暗殺者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還要有一擊必中的決心和飛蛾撲火的精神,當然,我可不是讓你去送死,只是當面對比你强大的對手時,你要用心理去戰勝他,找準對手的弱點,一擊必殺,最后最好再補兩刀,現在的科技太達了,死人都能給救活過來,所以我總是喜歡把人的头給擰下來,那樣,就算是耶穌也保佑不了他了……咯咯……”。

    喬心暗暗翻了个白眼,汗珠順著額头流进了眼里,澀痛澀痛的,更難受的是身体,她觉得自己現在都是飄著的,硬拼著一口氣才不讓自己倒下去,天知道她保持這這種姿勢已經七个小時了,從太阳升起再到西斜,喬心下瞥的余光看到垂下的油嘴里還有至少一半的量,她的心已經透心涼。

    而說著說著極扯遠了的約翰正坐在搖椅上,雙手枕在腦后,太阳傘遮去了濃烈的阳光,旁邊的小桌子上放著一杯冰鎮的果汁,看起來好不愜意。

    喬心咬牙,透過瞄準鏡瞄準靶心,穩下心神,一動不動。

    這一過去,又是五个小時,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約翰剛從美夢中醒來,瞅了瞅依舊一動不動的少女身影,約翰琥珀色的眸子里閃過一絲贊賞和敬佩。

    這少女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有耐心和毅力,也可以說他一直以來都小看她了,她所能揮出的潛力絕對是不可估量的,云錦還真有眼光,這么个優秀的人才都被他給挖回來了,教導好了,絕對會是一把鋒利的劍。

    約翰從躺椅上站起身來,緩緩走到喬心面前,握著槍把的手指修長白皙,手背上暴露的血管更添一抹如血的蒼白,她的唇已干涸的失了血色,唇皮翻卷著,極易需要水的滋潤,小巧的鼻梁上沁出薄薄的汗珠,而瞄準鏡外裸露的一只眼睛既黑且亮,黑暗的夜色中如一盞明燈,里邊有著震撼人心的坚毅。

    約翰一只手放在她的手背上,冰涼刺骨的感觉讓他皺了皺眉,“好了,已經結束了”。

    喬心沒有動。

    約翰想要把她手中的槍抽出來,奈何喬心握的極紧,“我說已經結束了”。

    喬心眨了眨酸痛的眼睛,動作如慢鏡头一般緩緩放下狙擊槍,緩緩直起身子,約翰看到她眼眶都是通紅的,牙關紧咬卻一聲不吭。

    她轉身,走的極慢,擁有修長優美線條的背挺得筆直,雖慢,卻穩。

    走遠了,他還聽到少女嘶啞卻清涼的聲音傳來:“明天繼續”。

    他搖头,看著狙擊槍上被她捏出來的痕跡,還真是倔强啊。

    暗夜中,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不知在這里站了多久,直到目送著那一抹倔强的身影消失,他才轉身離去。

    從來都沒有這么累過,真想倒头就睡啊,但她還得趕回家去,昨天答應了阿飛晚上要回去陪他吃完飯,結果卻沒能實現,她只打了个電話,告訴他自己有點事情,晚上不回去了。

    她至今都記得手機里傳來的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然后少年輕柔低沉的嗓音:“好,心兒要注意安全”。

    僅是一天不見,她怎么就那么想念阿飛呢,離不開他的溫柔,他的悉心呵護,喬心自嘲,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一輛跑車在她的身旁停了下來,男人深沉迷離的眸子睨視著她:“這里又不是沒你的屋子,有必要大半夜的拖著个身子回去嘛”。

    喬心累的連話都不想說,繞過車子往前走,云錦驅車趕上,看著少女邁得極慢的腳步,一聲微不可尋的嘆息消散在夜風里:“上來吧,我送你回去”。

    有人能送,喬心當然樂意了,二話不說上了副駕駛位置。

    云錦看著她一臉急切的樣子,垂眸思索,是那个白衣少年嗎?他記得那一晚,那个白衣少年溫柔的把她抱在怀里,一臉的珍而重之,像是自己最珍貴的寶貝。

    他,是她的什么人?

    車子在暗夜中疾馳而去,喬心背一靠上椅背,就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她暗暗告誡自己絕對不能睡過去,但大腦根本不聽她的話,陷入深度睡眠中,但她的意識還保留了兩分清醒,有什么危險都能在第一時间現。

    因為來過一次,所以他記得路,但為了讓她睡得舒服點,他車子開得很慢很穩,但無論多長的路總會有盡头,車子停下來的時候,他扭头看去。

    少女睡得很沉,眉微微蹙起,長長的睫毛卷翹起彎彎的弧度,不同于白日的冷漠和盛氣凌人,熟睡的喬心恬淡安靜的真想讓人抱进怀里,蜷縮的動作像一只小貓咪,帶著一絲脆弱,路燈折射而來的流光透過車窗玻璃落在她的臉上,靜謐而又溫柔。

    這樣望著,他緩緩的低下了腦袋,臉龐離她那樣近,鼻尖隱隱嗅到一絲少女身上的幽香,呼吸有一剎那的紊乱,他趕忙撇開头,耳尖竟然可恥的紅了。

    少女依舊睡的很沉,平穩清淺的呼吸聲響起在逼仄的車廂里,寂靜中,有什么“咚咚”跳的飛快。

    他又扭過头來,水藍色的眸子里暗沉濃郁的仿若要毀天滅地,眼尾流瀉的邪魅襯得他整个人如妖如魅,暗夜中,如勾魂妖精。

    他不會再被輕易擾乱心神,他的目光紧紧的盯著她的薄唇,蒼白的急需水色的滋養,他舔舔唇,近了、就要挨上了……

    “唔”,少女輕吟一聲,睫毛顫顫,薄唇间吐出一息薄霧。

    云錦趕忙移開腦袋,所有的旖旎心思瞬间一掃而空,他心底暗暗責罵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給勾引的差點失了心魂。

    云錦,你是太久沒找女人了嗎?對著个小姑娘都下的去手。

    良久沒有動靜,再看去,那人兒竟然又睡著了,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她難道不知道深更半夜的在一个成年男子的車子里睡著了會生什么事嗎?

    罷了,她也是累極了。

    正要下車準備把她抱下來時,目光卻看到前方走來的少年,于深沉的暗夜下,于流光宛轉的路燈中,少年踩著燈影緩步走來,身姿挺拔清秀如松柏,骨傲風存,溫雅秀麗,雋秀于表不可言說。

    他微微瞇起眼睛,停下了動作。

    少年輕輕的拉開車門,小心溫柔的抱起熟睡中的少女,許是聞到了熟悉的味道,臉頰在少年的胸前噌了噌,腦袋便深深的埋在他的怀抱里,徹底的睡過去了。

    少年低头,把落于她側臉上的絲拂開,手指拂過她的臉頰,喃喃自語:“玩得開心了,還知道回來啊”?語氣里的寵溺和包容令誰聽到都會臉紅心跳,更何況少年清雅柔潤的嗓音聽來更添一抹動人的心悸。

    他抱起喬心轉身就走,看都沒看坐在車子里的男人一眼,待走遠了,云錦才聽到那隨風飄來的聲音:“謝謝”。

    深沉夜幕下,誰也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半晌后,腳踩油門,雙手狂甩方向盤,跑車以一个漂亮的姿勢駛離。

    今夜的賽市注定又要不平了。

    小心翼翼的把喬心放在床上,但睡著的喬心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伸手抱住江如飛的脖子往下一拉,江如飛不小心撲到了她的身上。

    心臟驟停,身下的柔软和鼻尖的幽香都讓江如飛的腦子寸寸空白,他手腳不知該往哪里放,他的臉離她那樣近,近到能和她的呼吸相融。

    伸手想要拽掉她作乱的手,但女孩嘴里“唔唔”著,手卻抱的極紧,柔软無骨的小手覆上他的脖頸,有一種沁入骨髓的寒涼和悸動。

    他垂眸,凝視著身下人兒白嫩的睡顏,無奈輕嘆一聲:“心兒,我該拿你怎么辦呢”?

    側身,躺在她身邊,循著溫暖的來源喬心往他怀里拱了拱,雙手改環住他的腰身,臉頰貼著他的胸膛,那是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溫暖,那么的令人安心,所有的疲憊一掃而空,連夢里,都是讓人想要落淚的溫暖源泉。

    他的一只手臂橫在喬心的腦袋下,一只手緩緩的摩挲著她的臉頰,臥室里沒有開燈,只有紗簾外灑來一點微弱的幽光,星星點點,浮醉人心。

    “我的心兒越來越優秀了,也將會吸引越來越多人的目光”,手指拂過如錦緞般柔滑的長,在腦后鋪散開一襲月光。

    “怎么辦,真想把你藏起來,誰也不給看”。

    “可是那樣心兒會生氣吧,會觉得阿飛很自私,竟然會有這樣可怕的想法”。

    他突然抱紧了她,像要勒进骨血中紧紧的抱著她,下巴擱在她的头頂,身体彎曲成一个脆弱的姿勢,眼底的濃黑沉郁釀成一汪深海。

    “如果有人要和我搶心兒,那我就把他殺了好不好”?他輕輕的說著,眸底涌起一股瘋狂的血色,卻又很快隱匿不見。

    “即使你會生氣,我也要那樣做,把所有覬覦心兒的人,都殺光……”。

    一个輕柔的吻落在眉间,“心兒,晚安”。

    這一觉睡得實在是太踏實了,喬心再睜開眼時,眼眸清明,身上的疲憊早一掃而空,她看了看身邊的位置,平整簡潔,仿佛從沒有人躺在那里。

    可是……明明記得睡著時抱著一个人,熟悉的清香,溫暖的身軀,她瞪大眼眸,觉得不可思議,又為自己的動作著惱。

    吃早飯時,她一點都不敢抬头看對面的少年,半晌,她咽下一口香腸,悄悄抬眸,正對上少年含笑的眼眸,她趕忙垂下腦袋來,支支吾吾的說著:“阿飛,你……你昨晚一定沒睡好吧”。

    她沒有看到在她垂眸的瞬间少年眼里閃過的亮光,“何以見得”?

    “阿飛,對不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