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058情動遇險

章節目錄 058情動遇險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喬心卻連頭都沒回,隱入雨中。

    怎么一見他就逃?傅衍璣疑惑,但容不得他多想,加快腳步追上那人,他個高腿長,三兩步就追上了喬心,伸手拉住喬心的右臂。

    “怎么見到我就跑?我又不是洪水猛獸”。

    喬心蹙眉,傅衍璣像是想起了什么,手指趕忙松開來,“手臂上的傷還沒好嗎,都多長時間了”?

    喬心左臂一橫,阻擋傅衍璣的靠近,往后倒退一步,只是垂著頭,并不看傅衍璣。

    傅衍璣覺得這個樣子的喬心有些奇怪,平時的心兒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他這才注意到喬心臉上戴著的口罩,問道:“感冒了嗎?怎么還戴著口罩,我都看不見你的臉了”。說著作勢要摘掉口罩。

    喬心又往后退了一步,傅衍璣行動落空,不自覺嘆了口氣,為什么覺得今天的心兒對他這么排斥,他趕得這么急,就是為了見她一面,可是心兒對他如此冷漠排斥的樣子令傅衍璣心底生出微微的酸楚來。

    車子旁恭立的墨嬰一口銀牙幾乎咬碎,這個喬心,還真是不識抬舉,少爺何時這么關心過一個人,她竟然還敢拒絕少爺的肢體接觸,啊……還有沒有天理了。

    “心兒,我做錯什么了嗎”?高大俊美的少年委屈的問道,一雙鳳眼無辜的瞅著喬心。

    他的聲音是非常好聽的,磁性中帶著細微的沙啞,這樣妖孽的容貌配上良善無辜的話語,只要是個女人都承受不了。

    喬心心底某處顫動了下,猛的抬頭望向傅衍璣,少年擁有很漂亮的眼部形狀,波光流轉間的瑰麗清美都能讓看到的人呼吸微頓。

    喬心也不例外,她就這樣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少年,直到眼眶都有些變紅了,她才眨眨眼睛,撇開頭沉聲道:“不,你很好”。

    是我不好,在你身上丟了心,我怕自己有一天會變成像莫歡語、慕容連思那樣,到那時,她喬心、就不再是喬心了。

    “你到底怎么了”?傅衍璣扔掉手里的雨傘,鉆入喬心的傘下,他個子太高,便屈了雙腿,盡量讓自己和喬心平視。

    一陣寒風夾雜著細雨吹過,脖子里綰成蝴蝶結的絲巾不知不覺的松了開來,傅衍璣目光落在絲巾下雪白肌膚上的幾點淤青,目光漸漸轉為幽暗,手指覆上那幾點淤青,聲音淡涼:“這是怎么弄的”。

    喬心驀然驚覺,慌忙抬手將傅衍璣的手揮開,傅衍璣卻驀然擎住她的手腕,帶著不可抗拒的霸道,眼睛輕輕瞇起,“我問你,這是怎么弄的”?

    那淤青一看痕跡就是掐出來的,還有周邊隱匿的一點紅痕,傅衍璣驀然想起了什么,擎住喬心手腕的力氣加大,渾身凜冽的氣勢外放,聲音危險到一觸即,“告訴我怎么弄的”?

    這樣可怕的傅衍璣是喬心從來不曾見到過的,眼底蘊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卻又在瞬間歸于寂靜,那淡漠的眉狠狠蹙起,猶似風雨欲來。

    喬心眼眸眨了眨,突然就笑了,她摘下口罩,露出紅腫的唇和臉上的淤青,語氣嘲諷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樣,還有你更加無法接受的,要不要看”?

    “不……心兒”,手指摩挲著臉頰上的傷,語氣壓抑著瘋狂和決絕:“你告訴我是誰做的”?

    “怎么?難道你還想殺了他嗎”?她的笑容卻讓傅衍璣心疼不已,“心兒……”。

    手指卻在觸上那紅腫的唇時無力的垂下,眼底的痛苦和掙扎讓喬心看的分明,她嘴角挑起一抹諷刺的笑。

    一顆心,卻漸漸下沉……

    “傅衍璣,別擺出這種惡心的樣子給我看,我喬心就是這樣的人,你現在知道了可以離開了吧,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糾纏于我”。說著甩開手轉身離去。

    男人依舊站在原地,雨淋了滿身,他卻呆怔在那里,喬心眼尾掃過,心底難受的感覺卻更加強烈,男人果然都是這個樣子的。

    連傅衍璣,都不例外。

    握著傘把的手漸漸收緊,手背上青筋暴現,喬心唇畔卻緩緩綻開一抹冷酷的微笑。

    傅衍璣,我果然看錯你了。

    雨,似乎又下大了,喬心一步一步踩的很穩,可是為什么,眼睛酸酸澀澀的,什么東西流了下來,是雨水嗎?

    猝不及防間,她被拉入一個微涼的懷抱里,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臉頰貼在那人濕透的胸膛上,身體被他的雙手緊緊的圈在懷里,少年嘶啞的聲音在喬心頭頂響起。

    “不要離開我,不要……無論生了什么事,我都不會放開你的,死都不放”,賭氣似的將懷里的少女又抱緊了些,勒得喬心喘不過起來。

    雨傘落地,在地上打著旋,大雨落了兩人滿身滿臉,頭黏在臉上,迷離的雙眼。

    “你在說笑嗎傅大少?你想玩愛情游戲有的是人前赴后繼的陪你玩,又何必在我面前裝的深情款款大義凜然”。

    “你這個狠心的丫頭,要我說幾遍你才相信,無論你變成什么樣,無論你做過什么樣的事,只有你,我只要你”,他喃喃自語的說著,腦袋埋在喬心脖頸間,鼻尖的幽香令他紊亂的心逐漸安定下來。

    喬心閉了閉眼睛,再睜開時已歸于安靜,“即使我已經不干凈了,配不上你了……”,話還未說完便被打斷,“不、我不許你這么說自己,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不離開我,不再抗拒我……心兒,我一直在為了我們的未來而努力,希望你也能坦誠自己的心,雖說還有三年,但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心兒……你……喜歡我嗎”?最后一句話問的小心翼翼,盡量不去觸碰喬心心底的傷痕。

    喜歡……他嗎?

    曾經高高在上的清貴少年如今在她面前卑微而乞求,小心翼翼的只為了一個虛妄的答案,他說他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自己不離開他,這樣的女孩不是該被唾罵被拋棄嗎?為什么他在知道了之后還是堅持要和她在一起。

    也許,他終究是不同于別的男子的吧,他愛著自己的一顆心,就是再遲鈍,再自欺欺人,喬心也感受到了。

    少年呼吸急促,顯然他處在緊張的邊緣,喬心抬起雙手,緩緩的放在少年的腰上。

    “傅衍璣”。

    “嗯”?少年緊張的應道。

    “我喜歡你”。

    下課鈴響起,教室里的學生紛紛向食堂趕去,江如飛坐在座位上,望著窗外的大雨,一動不動,半晌,他拿起桌子上的保溫杯,和掛在窗臺上的雨傘,走出了教室,向校門口而去。

    由于學校是寄宿制,所以放學時間校門口沒有一個人,大部分學生都去食堂吃午飯了,只有江如飛一個人撐著把雨傘反其道而行。

    溫潤少年在雨幕中緩行,右手撐著雨傘,左手抱著一個藍色的保溫杯,神情溫柔繾綣,醉了多少女孩子的心。

    “啊……快看,他就是a班的簡弗,真人比照片上帥多了”。

    “嗯嗯、不禁帥,氣質也好好啊,聽說他是z國人哦,比咱國家的男生有味道多了,難道說z國都是這種類型的美男嘛,啊……我以后一定要去中國旅游,順便邂逅個美男”。

    “想得美,這種氣質的美男可是萬里挑一的,啊……他走遠了,連背影都那么好看”。

    “不是說他和一個女生總是形影不離的嘛,怎么沒看到呀”?一個女孩子問道。

    一提到這個問題全部都啞火了,不知是誰哼了一聲:“誰知道呢”?

    江如飛突然停下了腳步,抬眸望去,大雨中,少年將女孩緊緊的抱在懷里,抱的那樣緊,仿佛用盡了畢生了力氣,不知女孩說了句什么,少年眉眼瞬間舒展開來,驚喜激動不加掩飾,此刻暗沉的天色都因他的喜悅而燦烈了幾分。

    然后,他抱起女孩轉了一圈,喜悅的大喊道:“心兒,你說的是真的嗎”?

    他突然不想再聽下去了,他怕聽到什么令他失控的答案,那一幕如此刺眼,他輕輕的閉上眼睛,轉身,一步步的離開,雨水濺在傘面上,碰撞開無數細小的水珠,落入地上,匯成一片汪洋。

    濺濕了褲管,濺上了鞋面,好像,還蹦進了眼里。

    陪在你身邊的人明明是我,十年,整整十年,三千六百八十二個日夜,你曾說過,相依為命,此生不負,那么現在。

    你終于要拋棄我了嗎?

    不、不可以,少年的眼底突然迸出濃烈暗沉的黑暗,溫潤的容顏剎那間轉為陰郁,渾身似是籠罩著一抹死氣,低沉、凜冽、滄桑、

    如果不是傅衍璣的突然出現,心兒你又怎么會離開我,所以,都是傅衍璣的錯,只要他不在了,心兒還是會回來我身邊。

    “傅衍璣……”,江如飛輕輕的吟出這個名字,突然就笑了,即使喜歡又怎樣,心兒是個愛情白癡,她以為對她好就是喜歡,那么我們就來比比究竟誰在她心底的份量更重吧。

    肩膀突然被狠狠撞了一下,趔趄的差點向后倒去,江如飛站穩之后,又沉默的先前走去。

    “站住,誰允許你走了”。男孩囂張的大叫道。

    江如飛腳步依舊沒停,像是根本沒有聽到身后男孩的聲音,卻沒人看的到,傘面掩蓋下,少年唇畔一抹詭異而森涼的弧度。

    很好,就從你先開始吧。

    “喂,你耳朵聾了嗎?我讓你站住你沒聽到嗎”?男孩雙手叉腰氣的大喊大叫。

    周圍路過的學生都被這邊的動靜吸引住了,見是有名的小霸王在撒潑也都見怪不怪了,但當看清他糾纏的對象后都忍不住過來湊熱鬧了。

    江如飛依舊沉默的走著,背影清瘦而挺拔,有松柏的傲骨與清寒。

    “氣死我了,竟然敢無視我的話,你們兩個給我打,打到他長記性為止”,手一揮,身后跟著的兩個少年立刻二話不說的向江如飛走去。

    不少人特別是女生都為江如飛捏了一把汗,得罪了小霸王瑞吉,這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要問這瑞吉是何人,恐怕安多夫學院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他父親是m國最大的房地產商,學院當年要擴建,便是他父親免費贈了一大塊地給學院,使得學院省了一大筆錢,后來他兒子來這所學校上學時,又免費幫學院修繕圖書館,贈了一大批珍貴圖書,因此瑞吉在學院的地位簡直能與校長媲美了,連班主任都不敢對他多嘴半句,因此便養成了他囂張跋扈的性子,一句不如意便命令身邊的跟班打人,曾有學生得罪過他被他打個半死,家屬甚至都鬧到了法庭上,但后果卻是賠了一筆錢了事,那位學生也從此再沒出現過,也更加助長了他的囂張火焰,學院再沒一個人敢惹他,當然除了卓依之外,他對卓依還是很客氣的。

    瑞吉十天有九天都是不在學校的,今天怎么會來呢,還好死不死的和學院大部分女生的男神撞上了,是不是要替簡弗嘆一聲倒霉。

    兩個少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