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074病的不輕

章節目錄 074病的不輕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本書由瀟湘書院,請勿轉載!

    今天本是休息日領導大早上就把我從被窩里叫了起來,一堆稿子鋪天蓋地而來,未來三天甭想休息了~&ampampgt_&ampamplt~暗黑的三天啊,努力堅持下去吧n_n~

    ------題外話------

    想抓她,下輩子吧。

    可是她喬心會是那么容易留把柄的人嗎?

    本想著無聲無息過去就算了,可是這個討人厭的警察似乎把事情往復雜化展了,她絲毫不擔心詹尼會出賣自己,那么,面前的這個男人就不可小覷了。

    手指卻深入衣兜憑著感覺了條短信出去。

    剛一出門,便被一個男人攔住了喬心的去路,喬心站定,看著面前穿著警服冷峻英氣的男人,似笑非笑。

    她還沒忘了給阿飛帶飯呢,好半天時間了,別讓阿飛等急了。

    喬心一個電話打去院長辦公室,一大號人呼啦啦的出現在喬心面前,喬心將落落安排在高級病房里,和阿飛的病房緊鄰,等護士給她將傷口包扎好以后,喬心看落落沒有什么問題之后才離開。

    拽起包包健步離去,趕緊先去檢查一下卡里有沒有錢,心底直叫囂撿到個大便宜,暗罵那女孩神經病,早將自己傷痕累累的女兒給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剛才聽到了什么?五百萬……五百萬啊,她不是在做夢吧,女人將手里的銀行卡拿在面前仔細看了看,然后當個寶貝似的抱著懷里,激動的險些要昏過去了。

    比伯等喬心的身影快要消失不見時,抬步跟了上去。

    不,有一點線索他都不會放棄,比伯心底的直覺告訴他,杰克森的死絕對和她脫不了關系,他的直覺出奇的準確,相信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她的背景很不簡單,出現在這里又會和杰克森的死有何關聯?可是,但目光落在她懷中的女孩身上又不確定了。

    比伯看著少女清瘦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很顯然這少女就是上次威脅他的那個女孩,比伯眼眸沉了下去,雙手插在褲兜里。

    喬心腳步沒有停頓的與他擦肩而過,從始至終臉色沒有絲毫變化。

    喬心抽出一張卡扔給女人,冷冷道:“里邊是五百萬,從今往后,你的女兒落落,將徹底消失在人世間”。抱起女孩轉身離開,卻見不遠處的樓梯口立著一個冷峻挺拔的身影,那人不知站了多久,一雙眸子直直的落在喬心身上,不帶掩飾的打量、探究……

    諷刺的笑意更深,女兒在媽媽的心中,原來只值一百萬,是太廉價,還是太昂貴?

    被少女嚇得腿肚子都軟了,哪還有一開始的驕橫,腦子一片空白,鬼使神差的回道:“一……一百萬”。

    “我再問最后一遍,你用她換了多少錢”?

    那溫柔曇花一現,轉換之快讓人誤以為看花了眼,卻見少女冷眸斜睨而來,無形的威壓伸展開來,讓人呼吸急促,冷汗直流。

    好溫暖好溫暖,真想永遠這樣下去啊。

    “恩”,女孩重重的點了點頭,嘴角綻開一抹蒼白虛弱的笑來,往喬心懷里拱了拱。

    “心兒……姐姐”,懷中的女孩虛弱的說道,鮮血和著白膩的肌膚形成極強的沖擊力,喬心眸光暗了暗,拂掉黏在她臉上的絲,聲音輕柔:“乖,落落會沒事的”。

    “你用她賣了多少錢”?喬心望著她的眼睛又問了一遍。

    “你管得著嗎你?這是我女兒跟你沒半毛錢關系,現在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女人氣勢洶洶的說道。

    “你用她賣了多少錢”?

    “呵……”,清脆甜美的聲音卻帶著數不盡的寒意,猶如身臨數九寒冬,鵝毛大雪鋪天蓋地而來,寒風順著縫隙鉆入四肢百骸,動也不能動。

    女人挺了挺胸膛,心底為自己剛才的行為不恥,斜著眼睛道:“我就是,怎么了”?

    卻見少女輕扯嘴角,嘲諷又冰涼,“你是落落的媽媽”?

    好可怕的眼神,仿佛連心臟都停止跳動了。

    少女猛然抬頭,冷冽冰寒的眼睛如一把利劍直刺胸膛,女人倒退一步,撫著胸口大口喘氣。

    “哪里跑來的賤蹄子,我收拾我女兒你給我滾遠點兒”。女人雙手叉腰瞪著這突然冒出來的少女。

    將那倒在地上的人抱在懷里,此刻才能真實的感受到懷中人的瘦弱,輕的沒有份量。

    喬心飛跑了過去。

    喬心腳步猛的一頓,盡頭的窗戶投射來一束金黃色的光線,鋪了滿地,映照了那倒在地上的瘦弱身影。

    心兒姐姐,對不起啊,落落不能答應你了,落落多想活下去啊,有很多朋友,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耍,那是落落一直潛藏在心底的愿望啊,可惜,此生無緣了。

    血沿著額頭流下,迷蒙了視線,落落突然就笑了,任那疼痛侵襲她全部的理智。

    “砰”,額頭重重的撞在墻壁上,一聲悶響清晰的回蕩在寂靜的走廊里。

    媽媽,我是落落啊,你怎么能這樣對我呢,難道在你心底只有弟弟是你的孩子嗎?那我呢,那我算什么?落落知道自己傻,連字都認不全,可是……可是我也是你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啊。

    “不……”,女孩想掙扎,奈何對方手勁太大,瘦弱的她根本不是對手,看著平時溫柔的媽媽像了瘋般模樣,心底的恐慌越來越大。

    “你去死啊,白吃閑飯還救不了你弟弟,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我做了什么孽生出你這么個小孽種出來,當初就該掐死你”。她手下毫不留情,狠狠的往墻上撞去。

    拿不到錢,她兒子要怎么辦,這個拖油瓶她早就想解決了,什么都做不了,還得吃一份飯,好不容易能用她換點錢,沒想到又被她給搞砸了,想到她那病弱的兒子,女人心底的怨怒越來越大,揪住女孩的頭就往墻上撞去。

    女人冷哼一聲,一腳踢開女孩抓著她褲腿的手,神色陰寒:“你竟然還有臉求我,我養了你十七年你就是這么回報我的嗎?連這一點小事都做不好,你怎么還有臉活著,你怎么不去死”,女人越說眼神越惡毒,看著面前的女孩哭的梨花帶雨的一張小臉,心底的憤怒怎么也止不住。

    “媽媽……媽媽,你帶我回家吧,落落一點都不喜歡這里,落落不想死,落落想活下去”,像姐姐說的那樣,生活在藍天白云下,和好多人做朋友。

    一出病房門女人便把女孩扔在地上,任她的小身板倒在冰涼的地板上,女孩痛的“唔”了一聲,卻立馬翻了起來跪在地上,雙手拉著女人的褲腿。

    這個世界殘酷的令人膽寒,卻又悲哀的讓人絕望。

    不過,這又與她們何干?當看個熱鬧得了,同情心?那玩意兒能轉換成錢嗎?

    這個媽是有多狠,才能把女兒往火坑里推,毫無退路,萬劫不復。

    兩個小護士垂下腦袋來,不想去看那張帶淚的小臉。

    女孩是那樣的輕,在她的手上沒有多少分量。

    “你還有臉叫我媽”?伸手拽上女孩的胳膊沒用多大力氣就把她扯了起來,大步往外走去。

    “媽……媽”,小女孩抬起頭來,精致的小臉上淚痕猶在,聲音委屈中帶著可憐,像是一只需要安慰的小貓咪,聽的人心都要化了。

    陰狠的語氣令女人心底顫了顫,想要脫口而出的話又咽了下去,目光在屋子里逡巡一圈,當看到那蜷縮在角落里的瘦小身影時,眼底迸出一抹陰寒,二話不說就朝那身影走了過去。

    “沒看你女兒完好無損著嗎?趕緊帶著她給我滾”,勞倫氣不打一處來,但又沒心情和這女人糾纏。

    怎么會這樣呢?不是說的好好的嗎?怎么又反悔了呢?難道是落落做了什么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