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079 大逃殺

章節目錄 079 大逃殺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079

    “當然”,喬心點头。

    聽她的語氣俄羅斯幫搶過來根本不是什么難事,魯爾心下激動不已。

    不對……魯爾并沒有被喜悅沖昏头腦,能在羅萊家活下去,他人并不傻,如果面前這个少女當真是電話里那个神秘人的話……

    “大哥是你害死的……”。魯爾脱口而出道,雖是質問,語氣卻是肯定的。

    “看來你并不笨嘛,沒錯,帕森是我派人殺死嫁禍給諾琳的,怎么,你要為你的亲亲大哥報仇嗎”?

    真的是她……

    這个神秘美麗的少女究竟是什么來头?出現在薩卡的辦公室内,關系看來也不錯,殺了大哥嫁禍給諾琳,借此引起俄羅斯幫和黑手党的沖突,猛的想起什么,魯爾睜大雙眼盯著喬心。

    “卓依呢?你把卓依怎么樣了”?

    “難道是我猜錯了嗎?魯爾你其實是个兄友弟恭的大好人?知道害了大哥和小妹的兇手就站在面前,想要為他们報仇嗎”?

    這滿含嘲諷的話令魯爾臉色漲紅,垂下腦袋來,半晌,又抬头,目光坚定的看向喬心:“他们是罪有應得,這么多年來一直都看不起我,沒錯,我母亲是个上不得臺面的舞女,但還不是弗格色迷心竅的强了我母亲,否則怎么會生出我來,他们憑什么看不起我,就因為他们的母亲比我母亲身份高貴嗎?我呸,誰都不比誰高貴”。

    薩卡終于將目光正兒八經的落在魯爾臉上,兩人雖是男女朋友,但純粹是利用關系,她對魯爾也所知甚少,沒想到……

    “哦?原來這樣啊……”,喬心玩味的挑了挑眉,眸光閃了閃。

    “我從小就是被帕森和卓依欺負大的,弗格那老头撞見過一次卻也沒說什么,他也是默認的,觉得我身份下贱,配不上他们羅萊家的高貴血液,但那又怎樣,還不是一个个都死光了,沒想到他一直最不重視的小兒子反將了他一軍,哼哼、去告訴你个秘密”,魯爾神秘兮兮的瞅著喬心。

    看喬心依舊不為所動的模樣,心底泄了口氣,老實巴交的說道:“我那三弟其實根本不是弗格的亲生兒子,是他從外面抱回來的,當時我都五歲了,記事的”。

    還有這樣一个隱情?怪不得瓊斯會那樣做,看來他和羅萊家還有一段不得不說的故事呢。

    “你剛才說的話還算數嗎”?魯爾問道。

    喬心笑的溫柔,直看的魯爾兩眼直,但心底再也升不起絲毫齷齪心思。

    他有自知之明,除非真是活膩歪了……

    “當然算數,那現在,把你了解的瓊斯都告訴我吧,知彼知己,才能百戰不殆呀”。

    魯爾口中的瓊斯,沉默、溫和,從不會大聲說話,對任何人都溫溫柔柔的,最寵卓依,對這个小妹几乎是有求必應,但在羅萊家几乎是个隱形人的存在,沒有多少人注意過他,所有人的印象都是,羅萊家那个三少爺啊……

    就是這樣一个隱形人般的三少爺,如今卻以鐵血手腕掌控了俄羅斯幫,再沒有敢小看他,甚至需要仰視這个三少爺的風采。

    呵、多么諷刺……

    羅萊·瓊斯?手指緩緩摩挲著沙扶手,喬心腦海里閃過在警局里驚鴻一瞥的那个青年。

    究竟是个怎樣的人呢?

    “逆子,你个逆子,早知道當初一把掐死你了,還讓你留到現在禍害人,悔不當初啊”,弗格躺在床上,胸口急劇浮動,雙眼瞪得銅鈴似的盯著某一點,那眼底的兇狠阴毒比毒蛇更甚几分。

    男子站在床前几丈距離,身姿清瘦挺拔,五官俊美無夲,氣質如玉溫雅,淡淡的如竹松照。

    男子聞言,幽藍深邃如寶石的眼睛緩緩的落在氣結的老人臉上,定定的看了几秒,空氣有剎那的寂靜,他的目光,穿透空氣,帶著亙古的蒼涼和不驚,仿似能撫平人心底的毛躁。

    “父亲,您累了,好好休息吧”。語氣淡涼無溫,寒氣入脾,驚起一身冷汗。

    弗格一雙渾濁的老眼像看仇敵似的瞅著不遠处那波瀾不驚的俊美青年,雙手握紧了又松開,最終無力的垂下,“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從一開始就知道”。男子語氣悠悠。

    弗格雙眼大睜,半晌、重重的嘆了口氣,像个垂垂老矣的老者,“果然如此,終究是我看走了眼”。

    “俄羅斯幫我可以交給你,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男子眉眼淡掃過他,溫聲開口:“您好像弄錯了什么事情?俄羅斯幫已經是我的了,何來交給一說”。

    弗格氣結,褶皺皮似的老臉漲紅,止不住的咳嗽。

    “不過,看在几十年您撫育過我的份上,你的臨終遺言我可以考慮考慮”。

    弗格咬牙,忍下胸口的悶漲,開口道:“你要把卓依完整的帶回來,否則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

    男子搖搖头,嘆了口氣,語氣似有悲憫:“父亲,不是我不答應你,而是小妹她——已經死了”。

    “什么”?弗格大叫一聲,似是不可置信,抓起手邊的玉石枕就朝男子砸去,男子輕身移開,“砰”的一聲玉石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逆子,你連你妹妹都不肯放過,你不得好死”,吼完這句話,手依舊維持著指著男子的動作,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砰”,塵土飛揚,四濺而開。

    男子垂下眼眸來,抽出一條白手帕捂著鼻子嘴巴,漠然轉身,一步一步離開。

    究竟是誰不得好死呢?呵呵,俄羅斯幫啊,本就該他繼承的,不是嗎?

    他只不過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有錯嗎?

    俄羅斯幫的老幫主羅萊·弗格去世了,消息一出,震動黑道界,這个曾經的黑道梟雄,一生風光無限,沒想到竟然去世了,唉……

    無論生前如何的權勢滔天,死后還不是和普通人一樣歸為一柸黃土,几多榮光、几多風采,都已隨風逝去。

    葬禮辦的很隆重,很多黑幫大佬和政商名人都出席了這次葬禮,看著相片上老人威嚴的容顏,人人鞠躬作輯,緬怀一个老人傳奇的一生。

    著一襲黑衣,胸前佩戴白花的俊美青年對每一个鞠躬的人回以最真誠的一躬,生前和弗格有交情的都上前撫慰性的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羅萊家一連遭逢巨變,長子被害,小女至今生死不明,頂天柱又撒手而去,如今,整个俄羅斯幫都靠瓊斯撐著。

    很明顯有些人并不這么想,只剩下一个沒什么殺傷力的小白臉,正是趁火打劫的好時機啊。

    喬心著一襲黑裙,外罩黑色長風衣,一頂禮帽壓头,隱藏在角落里,靜靜的打量著那个立于人前的男人。

    似乎和上次見到時給人的感觉不一樣了,更是讓人看不透了。

    雖然她的出手间接性的幫了瓊斯,但這樣的人并不喜歡不被掌控的感觉,而他的出現也打乱了喬心的計劃,與其等他現了轉头來對付自己,不如先下手為强。

    男人的目光穿透層層人群,準確的落在角落里的黑衣少女身上,兩人目光相對的一瞬间,似乎有火花“霹靂啪啦”無聲四濺。

    男人唇角笑意加深,漫不經心的移開視線。

    喬心冷笑,我讓你樂,待會兒看你怎么哭。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不舍得毀了啊,可是冒犯他的人怎么能饒恕呢?

    “父亲”,一聲悲戚的大喊自靈堂門口傳來,所有人循聲望去,那是个俊朗的男人,五官和前方巨幅照片上的老人有六分相像,瞬间明白了這个男人的身份。

    羅萊·魯爾,弗格的次子,不過由于是私生子,母亲是个人盡可夫的舞女,因此一直不招弗格待見,但怎么說也是弗格的亲生兒子,一直也算是恭敬有加。

    魯爾跑上前來跪在蒲團上,眼淚說來就來,目光望向照片,哭聲悲戚哽咽:“父亲,你怎么不等等我就走了啊,我還沒見您最后一面啊”。目光一轉,憤恨的瞪著瓊斯。

    “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父亲怎么會死”。

    什么意思?在場所有人疑惑?弗格不是得病去世的嗎?怎么會和瓊斯有關系呢,一時所有人看向瓊斯的目光都有些變了。

    “二哥”,瓊斯目光悲憫,神情似有不忍,但依舊頂著巨大悲痛說道:“我知道父亲的去世對你的打擊很深,但人去了就是去了,節哀順變”。

    “我呸,你話說的真好聽”,魯爾從蒲團上站起來,一步步走向瓊斯,“別以為你做過的事情就沒人知道了,大哥是你派人殺的嫁禍給諾琳,好引起和迪蘭的沖突,你好漁翁得利,小妹也是你派人擄走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打電話的時候剛好被我偷聽到,父亲知道你的惡行后勸你改過自新,誰知你完全喪心病狂,竟連父亲也一并害了,瓊斯,你究竟有沒有良心,弒兄殺父的事你也干得出來”。

    弒兄、殺父,魯爾說的是真的嗎?可是這个溫和的青年真的是魯爾口中的那種人嗎?

    魯爾眼底得意之色涌現,管別人信不信,他今天這樣說了,就算在別人心底埋下了怀疑的種子,一个弒兄殺父、忘恩負義的人,以后誰還會和他合作,名聲臭了,離滅亡也不遠了。

    喬心搖搖头,眼底冷笑不已,魯爾演技當真不錯,影帝級別的啊。

    恍惚中,這場景讓她想起了洛茜兒的葬禮,也是這么多的人,花圈環繞,氛圍肅穆,她搖搖晃晃的站在人群中,心底的疼痛無以復加,她以瘦弱的身軀抗衡著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的慕容連思。

    咄咄逼人的魯爾和慕容連思冷笑惡毒的臉重合,而臉色蒼白、一臉悲戚痛苦的瓊斯多么像那時的她……

    喬心悚然一驚,她究竟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瓊斯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蒼白的容顏上破碎的痛苦令人動容,“二哥,你怎么會這么想我,什么諾琳、什么迪蘭,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魯爾冷笑,逐漸逼近:“裝、你繼續給我裝,我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手段,還真要被他給騙過去了,他的好三弟,可真能耐啊。

    “二哥,我知道你恨這个家,恨父亲對你的漠視,但看在父亲和大哥的面上,你能不能讓他们安息,這是父亲的葬禮,你不要鬧了,什么事能葬禮過去之后再說”。

    真是深明大義,孝順無雙的好兒子,好弟弟啊,魯爾一口銀牙咬碎,知道自己今天占不到什么便宜,但他就是看不得瓊斯這张虛偽的臉,几乎脱口而出道:“你根本不是……”。

    “砰”一聲槍響驟然響起,賓客四驚,但大多都是見慣了大場面的人,保鏢几乎都在第一時刻護在身前。

    “砰砰砰”,連續性槍響站在門口屬于俄羅斯幫的一眾黑衣保鏢全部中彈身亡,一群身著迷彩服的大漢手持沖鋒槍闖了进來,見人就開槍,神情兴奋激狂,像一群剛從牢籠中釋放的老虎。

    這下所有人都慌了,四散驚跑,在第一聲槍響的時候魯爾飛快的跑到靈堂下方的黑方桌下躲了起來。

    喬心眼眸微瞇,側身掩在柱子后邊,打量那些彪型大漢。

    數九嚴冬,這些人卻身著迷彩背心,外套全部系在腰间,露出精壯的胸膛和臂膀,人人皆兇神惡煞,卻統一的在右太阳穴上紋有一个奇怪的符號,像是一个魚的形狀。

    喬心心底一凜。這些人是外籍兵團,那个神秘卻令人膽寒的組織,成員全由戰犯組成,其兇惡程度自不必說,一个个的都是瘋子,以人血為生,一天不殺人就手癢。

    他们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喬心心底疑惑,能請得動他们,看來是花了大手筆了,但究竟是什么人要置瓊斯于死地呢?

    不容她多想,那些人已經沖了进來,見人就殺,毫不手软,喬心咬牙暗恨,這些人殺人不眨眼,才不管你是什么人呢,看來要逃出去還得費一番功夫。

    早知道今天就不來湊熱鬧了,倒霉的竟然碰到這些煞神,瓊斯,你果然和我犯沖,這筆賬算你头上,等你還有命活著的話鐵定討回來。

    喬心一邊隱身后退,一遍調整藍牙耳機,沉聲道:“究竟怎么回事,外籍兵團的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一人中彈在喬心面前倒下,喬心面不改色的踢了那人一腳。

    擋路!

    簡菱的聲音從耳機里傳來,有些焦急:“主子,這些人是受了雇傭來殺瓊斯的,你沒事吧,我馬上派人來救你”。

    果然如此——

    “不用了,我自己能逃出去,你等我的指示”,她一个人就能逃出去,再來人也只是送死,她的人和這些殺神比起來還真不夠看的,又何必枉送性命。

    眼眸一轉,便看到那人立于堂前,周遭喧嘩驚叫于他如浮云,那人靜靜站在那里,目光望向門口方向,神情似悲似喜。

    俊美的五官波瀾不驚,置于喧囂浮华中如此醒目耀眼,唇角勾起的笑溫和如三月春風,仿似堂口沖來的眾人不是取他性命的無常,而是邀他賞花品酒的雅人。

    可是……喬心卻透過他微笑的面具看到了他心底的悲傷。

    這究竟是个怎樣的人?

    鬼使神差的,喬心已跑到他身邊,拉起他的手就跑,“你傻啊,還真等著送死”。

    掌心傳遞而來的溫暖令瓊斯一怔,已被少女的力道扯著跑起來,耳聞少女冷漠憤怒的聲音,他抬眸看去。

    禮帽不知何時遺落,長隨著奔跑的動作拂過耳后,拂過他的鼻尖,帶來少女身上的馨香和清甜,隨著跑動的動作,他的心,也一顫一顫的跟著跳動。

    耳邊是各色人等的慘叫和一聲聲的槍響,喬心心底卻有些著惱,自己都自顧不暇了,怎么還有空管別人,更合況是這場事件的主角,她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但既然做了,就斷沒有回头的道理。

    喬心进來時就觀察過周圍的地形和環境,除了大門,左前方還有一道小門,喬心穿過密集的子彈跑到門口,卻現門從外邊給鎖上了。

    糟糕——看來這些人是有備而來。

    來个甕中捉鱉,這些困在這里的人都成了槍下亡魂,當然還有他们此行的目標——瓊斯。

    那些人很快鎖定了瓊斯,但并不急著取瓊斯的性命,優哉游哉的收割著旁人的生命,等待著他们的目標惶恐、求饒。

    像是一場貓捉老鼠的游戲,而他们樂意看老鼠的垂死掙扎,仿佛這樣就能滿足他们病態的心理。

    可惡,喬心暗罵一聲,松開瓊斯的手,目光在大堂里逡巡。

    溫暖撤去,瓊斯黯淡垂眸,望著自己修長的五指,上邊似乎還有她的味道……

    “喂,我不管你是不是要尋死,但我可不想無緣無故的死在這里,如果我不能活著出去,我會給我的手下下命令,把你的尸体找出來,日夜鞭尸,就算死了也不能安寧”。喬心惡狠狠的說道。

    瓊斯無奈一笑,真是个惡毒的姑娘。

    “你笑什么?我說的是真的,你知道人活著有多么不容易嗎?我還有很多事要做,還有很重要的人要守護,所以,我一定不能死在這里”。少女目光坚定,話語擲地有聲。

    瓊斯側眸,心底震動,活著……不容易嗎?

    少女的五官清麗絕美,眸光璨若星辰,肌膚白皙如玉,眉目冷漠涼薄,無論從哪个角度看都是震撼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