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088 人上人

章節目錄 088 人上人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088

    “你们放開我,放開我”。南宮鈺一邊掙扎著,一邊大喊道。

    他正好好的在路上走著呢,這些人就突然出現把他擄到了車上,還來不及驚呼車子就一溜煙的開走了,他只能透過車窗眼睜睜的看著喬心和傅衍璣離自己越來越遠。

    面前的几个黑衣人立刻放開南宮鈺,垂謹言:“少爺,是夫人讓屬下帶您回去的,請您不要再鬧了”。

    南宮鈺冷哼了聲,知道這几个人是妈咪派來找他的,當下心底便不再害怕,但不知為何,前些日子做夢都想回家,而如今,他真的要回家去了,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整了整衣服,南宮鈺靠回椅背上,轉望向車窗外飛掠而過的風景,看在一眾屬下眼中,卻觉得一向活潑頑劣的小少爺怎么有點黯然。

    又要回到那个华麗的牢籠中去了,這些日子真的像是一場夢,呼吸著自由自在的空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沒有母亲耳提面命的嚴厲教導,也沒有那些永遠學習不完的課程。

    那个和他長得極為相似的清冷少女,不知為何,從與她相遇的那一刻起,她不經意散出來的溫柔都讓他留連沉醉。

    如果來日再能相見,那該多好?

    黯然的搖了搖头,南宮鈺微微閉上眼睛,他雖年僅十五歲,在外人眼中天真頑劣,稚氣未脱,但生長在那樣復雜的大家庭里,他若真的天真,就算有母亲的護著,他又焉能存活到如今?

    只因夜间做了一个噩夢,模模糊糊中有个披头散的女孩找他索命,看不到容顏,只聽到女孩悲戚的嗚咽,在女孩手指掐上他脖子的瞬间他驀然驚醒,一身冷汗。

    他逃離開那个令人窒息的家,流浪了這么些天,拼命的想把腦海里的身影揮去,但當他跌落地面,仰目望向那阳光下走來的少女時,他便知道,夢中那揮之不去的身影像極了逐漸走进的女孩。

    巧合嗎?還是上天有意的捉弄?可是當他抱上她腰腹的剎那,撲鼻而來的溫暖馨香讓他忘卻了所有。

    “姐姐……”?他在齒间細細咀嚼這兩字,回味悠長,低垂的睫毛帶著蠱惑人心的純真,半晌,那唇畔緩緩綻開一抹微笑,極淺、極淡。

    “夫人,少爺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在有几个時辰您便能見到少爺了”。雷英趕忙把消息報告給夫人,生怕夫人擔心小少爺的安危而茶飯不思。

    面向窗外的女子只余一道窈窕剪影,聞言一聲淡淡的不辨絲毫情緒的“嗯”字飄回雷英耳里,雷英愣了愣,在他的記憶中夫人情緒極少,不論是有關先生還是小少爺的,夫人從來都是淡漠的。

    “還有事嗎”?女子一聲極輕的反問拉回了雷英跑遠的思緒,趕忙垂下腦袋來,將自己要稟報的第二件事情說出來。

    “主家那邊來消息,一个月后便是五年一度的考核了,大先生希望夫人能帶小少爺回去,大先生說,無論成績好壞小少爺總是要露一下臉的,老家主想念曾孫想念的紧”。

    沙玥目光閃了閃,她怎么把南宮家五年一度的考核給忘了?雖說她最厭惡的就是那个什么破考核,但南宮家族五年一度的盛事如今來轮不到她來管,那老不死的還不蹬腿,吊著一口氣怕就是等著鈺兒呢?

    “南宮家族”?沙玥輕聲念道,繼而無聲冷笑,一雙明眸剎那间似沉入了無邊寒潭,雖然背對著雷英,但雷英還是感受到了那猛然侵襲而來的寒流,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算了下時间,剛好是在鈴蘭那丫头的生日宴后,時间還來得及,抬手撫了撫鬢角,翠玉步搖映著白皙皓腕更添無限風情,女子音色如雨過春筍,嬌脆過耳,聽得雷英身子抖三抖。

    “回復過去,我會帶鈺兒準時參加”。

    雷英應下正待離開,便又聽女子開口,“且慢”,雷英止步,垂,恭謹聽著吩咐。

    袖下十指無意識攥紧,嫣紅的唇微抿,似是猶豫道:“南宮秋人呢”?

    在這里唯有夫人才能連名帶姓的稱呼先生,雷英悄悄抬眸,女子曼妙的背影一如往昔般美麗,心下嘆息,“先生他……在拉斯維加斯賭城,已經一个月沒有出來了,現下正與里邊一个名叫黛兒的兔女郎打的火熱,夫人您看要不要……”?

    “你先下去吧”。女子已經開口打斷了他的話,擺擺手,待腳步聲徹底消失不見,沙玥身子像癱软了似的靠著落地窗坐在地上,臉頰貼著冰涼的玻璃,牙齒狠狠咬著后牙槽,平復著内心翻滾的酸澀疼痛。

    拉斯維加斯……賭城……呵呵,那是她與他第一次相見的地方,所以,他這是在報復她嗎?不得不說,南宮秋,你贏了。

    阳光漫灑,透窗而來,暖意皆無,只有那沁入骨髓常年徹骨的冰寒。

    彼時,她是艷名在外的賭城兔女郎,即使戴著面具,但那令人血脈噴张的身材還是惹得眾人千金一擲只為買她一夜,游走在眾多浪子中,她遇見了那个翩翩溫软如玉的少年,格外懵懂清澈的眼睛與這里浮躁奢靡的空氣格格不入。

    不小心撞上了她,少年紅著臉垂下腦袋,結巴道:“對……對不起……姐姐,我沒弄疼你吧”?他有著一雙清澈無辜猶如小鹿一般的眼睛,初見時,她便一头沉了进去,此后經年歲月,任憑時光如何無情摧殘,她都寧愿相信,她爱著的男人,一如初見。

    可是時光告訴她,她自以為是的一切只是一場笑話。

&nb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