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133 前世今生

章節目錄 133 前世今生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133

    京市寸土寸金的商業中心,普天大廈三十二樓,圣宇集團秘書处。

    一个穿著連体套裙身材火爆、面容妖嬈的女子正在低头整理報紙,她每天早上的工作就是幫總裁沏上一杯熱咖啡,讓總裁一天都保持清醒而警惕的头腦,然后就是將報欄里的報紙統一整理,將最有用的信息送到總裁辦公室去,不浪費總裁寶貴的時间。

    圣宇集團在國内可是連續十年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團,他是由慕容老先生一手創辦,而慕容老先生四年前仙逝后,集團既沒交給自己的兒子慕容斂墨、也沒交給自己的弟弟慕容昆,反而交給了外孫洛非沄,當時可是跌破了一大堆人的眼睛。

    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時候,年僅十九歲的洛非沄反而將集團管理的井井有條,顯露了一个上位者独特的管理才能,此后再無人敢看輕這个二十出头的年輕人,只是他為人十分低調,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家里,要不就是前往國外出差的飛機上,從不參加任何宴會和聚會,傾慕與他的名門千金就是獻殷勤也不得其門而入。

    許冧將國際板塊的報紙隨意翻了一遍,沒有什么大新聞,除了一則看起來挺豪华的訂婚宴,但這些離他们的生活十萬八千里遠,總裁也肯定不感兴趣,便隨手扔在了一旁,抱著整理過的報紙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进”,一聲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響起,許冧每聽一次心臟就紊乱一分。

    整理下心情,許冧推開玻璃門走了进去。

    總裁辦公室占地一百平米,面朝東方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前放著一张小圓桌,一张躺椅,此時上午九點,阳光大片的鋪陳进來,映得滿室燦爛。

    而在左手邊放著一张巨大的辦公桌,桌上放著一臺筆記本電腦,一个筆筒,一臺日歷,右邊放著一套沙茶具,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整个辦公室除了几盆綠色植物,也再無其他裝飾,即使窗外阳光那么燦烈,依舊抵擋不了從心而的空曠幽冷。

    而辦公桌后坐著一个男子,西裝掛在一旁的衣鉤上,男子穿著白色的襯衣,領帶微微松散,他垂著腦袋,雙手快的翻動著手里的資料,一目十行也不為過,看到重要的地方,微蹙起眉头凝思。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出“嗒嗒嗒”的刺耳聲,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冷沉漆黑的猶如一汪深潭,如以往一般,許冧呼吸一紧,險些膝蓋一软的跪下來。

    男子快的收回視線,指了指空曠的辦公桌另一头,漠然道:“放這里吧”。

    許冧放下報紙,抬眸看了男子一眼,無論看過多少次,她心底總會升起雀躍的歡喜,那樣俊美的容貌,那樣冷漠的氣息,更讓人瘋狂的是他從來不和女人約會,可以說在他的生活中永遠只有家和工作。

    這樣渾身都充滿禁欲性氣息的男人哪个女人不爱,她許冧也不例外,但她認得清自己的身份,前任女秘書也是个絕世大美女,性格能力都一等一的好,多少大公司想挖她過去,但就有一次在辦公室里勾引總裁,當即被總裁以品行不當為由給開除了,這樣的女人就是能力再好也沒公司敢要了。

    她上任之前,面試過她的經理方瑩,那个妖嬈的老女人就語重心長的拍著她的肩膀告誡道:想要在圣宇長久的待下去,就要管好自己的心。

    當時的她并不清楚方瑩說的什么意思,只為自己能进這么大的公司而開心,可是兩年過去了,她終于明白了方瑩當初話里的意思。

    她感觉好累,就這樣每天掙扎在爱與不爱之间,只為了他一个眼神而激動欣喜,也為他的冷漠疏離而暗自神傷……

    許冧收斂心思,快的推門離開,這个地方對她來說,即是天堂、也是地獄。

    男子放下手里的資料,拿起那疊報紙翻看起來,十分鐘后,男子扔開報紙,從椅子上起身走到落地窗邊,透過玻璃窗看外邊繁花似錦,車水馬龍。

    阳光下,玻璃窗上映出一个同樣修長挺拔的身軀,他盯著鏡面里模糊的人影,眸子里的光影漸漸黯淡下來。

    心底總有一塊地方,空空蕩蕩的沒有著落,仿似丟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每一夜他都不能安然入睡,只能依靠藥物來取得暫時的安寧,可是他依舊會從噩夢中驚醒,他夢到少女紧紧的抓著他的衣角,狼狽的痛哭流涕:“哥哥,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

    那樣悲傷到絕望的聲音讓他想要把她抱在怀里,撫平她的不安惶恐,然而他卻聽到自己冷漠決絕的說道:“救你?只要你將心臟獻給茜兒,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啊”。

    把心臟獻出來,人不就死了嗎?

    怎么會這樣?他心底想的明明不是這樣啊,他看著那个俊美冷漠的男人,除了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除此之外,陌生的讓他心驚。

    不……這不是他……

    再然后,充滿消毒水味道的手術室里,少女躺在手術臺上,胸口破開一个大洞,血液汩汩的往外流,白色的床單變成了紅色,少女精致蒼白的容顏一片安然,像睡著了的天使。

    那漫天遍灑的紅色刺得他雙眸血紅,他想把她搖醒,讓她不要再睡了,然而手指毫無征兆的穿過她的身体,如霧氣般又迅聚攏在一起,而穿身而過的那刻、指尖的阴冷令他心臟一陣紧縮般疼痛。

    耳邊一聲“嘀嘀嘀”的尖利儀器聲,他扭头看去,隔著窗簾并排而放的另一张病床上,躺著一个容貌秀麗的女子,那樣熟悉的模樣,讓他瞬间想起這女人就是他曾經的亲生妹妹洛茜兒。

    一个穿著冰藍色手術服的男子一聲憤怒的大罵:“,竟然起了排斥反應,危險了,快準備呼吸機”。

    十多分鐘后,直到儀器出規律性的滴滴聲,男子不可置信的到退一步:“怎么可能,這臺手術根本沒有任何錯处,怎么會失敗”,憤怒的抓著头咆哮道:“我怎么可能會失敗”?

    他身邊長相俊美,眼珠像天空一樣清澈的男子勸慰道:“老師您別生氣了,天有不測風云,誰能想到準備的萬無一失的手術竟會失敗,只是可惜了……”。看向另一邊病床上早已停止了呼吸、笑容安詳的少女,惋惜道:

    “她即使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沒能救活她的姐姐,太遺憾了……”。

    他看著面前真實到令人身臨其境的畫面,不敢置信的搖头,怎么可能,但是那感觉卻那么真實,仿佛在某个他不知道的時空里,靜靜的生著。

    門外的女子聽到醫生無情的話語,當即大哭起來,抓著主刀醫生的衣領就要找他拼命:“你不是答應過我手術一定會成功的,但現在是怎么回事?你毀了我的女兒,我要投訴你,讓你在牢獄里給我的女兒贖罪”。

    男子攏著她的肩膀柔聲道:“連思,女兒已經去了,你讓她走也走得安心點吧”。

    女子聽了這話像是被點燃了炸藥包,推開男子,憤怒的望向他:“都是你,若不是你當初把這个來歷不明的贱丫头抱回來怎么會有如今的事,我的茜兒也不會離開我,醫生說如果不做手術好好調養,她還能再陪我几年,可現在……”。

    男子任女子責罵,訥訥道:“配型明明成功了,誰知道竟然起了排斥反應,心兒雖說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但這么多年對她的折磨也算夠了,現在人都去了,說這些又有什么用”。

    站在一旁俊美冷漠的男子不耐的轉身,女護士此時推著兩张蒙著白單子的床走了出來,其中一张病床上的血還滴滴的往下流,女人哇的一聲就朝另一张干凈的病床上撲去。

    女護士小心的看了眼俊美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這位小姐的尸体該怎么处理”,一般死在醫院里的人都要拉去做特殊处理然后放在太平间,但這位小姐……

    男人目光淡淡的看向那蒙著白床單的移動病床上,抬步往前走去,漠然絕情的聲音傳來:“扔了”。

    女護士怀疑自己聽錯了,不是聽說這女孩是他的妹妹嗎?雖然手術失敗了,但也不至于這么絕情吧,看著男子走遠的冷漠背影,女護士不滿的蹙眉,讓她怎么处理這尸体啊,雖然在醫院工作了這么多年,見過不少死人了,但死的這么慘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她如果把這个ä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