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151 信你才有鬼

章節目錄 151 信你才有鬼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151

    兩人下落的度很快,喬心跑的度更快,就在所有人忍不住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那即將到來的慘劇時,只聽一聲壓抑的悶哼聲。

    下一刻,人人皆不可思議的睜大眸子,怎么可能?

    千鈞一之際,喬心剛好接住南宮蕪,由于下落的重力,手臂承受不住,被壓得脱臼,抱著南宮蕪往地上滾去,她在下,南宮蕪在上,悶哼聲正是來自被南宮蕪壓在身下的喬心。

    “砰”,一聲重響落在耳邊,地面都仿佛震了震,喬心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手臂上傳來的疼痛令她臉色慘白無比。

    南宮蕪第一時间摸向自己的肚子,沒有一點問題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氣,這才想起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喬心,趕忙從喬心怀里掙脱出來,整个人也是被嚇得不輕,“心兒,你怎么樣”?

    喬心擺了擺完好的左手,聲音嘶啞的說道:“沒事”。話音剛落就是輕輕的“咝”了一聲。

    她的右臂,可能比脱臼還要嚴重。

    從六樓徒手接住一个將近一百斤的大活人,嘖嘖……

    南宮蕪忽然抱住喬心,啜泣著說道:“心兒,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和孩子今天都活不了,你是我们母子倆的大恩人”。

    從樓頂跌落的那一刻,她忽然想到喬心曾經對她的指責,她的仁慈,只能讓敵人得寸进尺,當時她只觉得心兒小題大做,但此時,她才明白心兒的話是多有道理。

    她的寬恕,沒有讓敵人醒悟,反而拉著她同歸于盡。

    想到剛才的驚魂一刻,南宮蕪后背就是一身冷汗。

    展华從樓梯上跑下來,直到確認南宮蕪真的完好無損,才紧紧的抱著她,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慶幸和喜悅,連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

    “蕪兒,幸好你和孩子都沒事……”。

    詹尼晃悠悠的走過來將喬心扶起來,將她的袖子擼起來,在手臂上捏了捏,喬心疼的倒抽一口氣。

    詹尼睨了眼喬心蒼白的臉色,冷哼了聲:“讓你逞能,傷筋動骨一百天,這些天啥也別干了,好好養著吧”。

    喬心蹙了蹙眉,“真這么嚴重”?

    “你說呢?六樓徒手接人,嗨我說你咋這么能耐呢”?詹尼說著就氣不打一处來,她就沒把自己的身体當回事兒過。

    “她是我姑姑,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喬心半天從嘴里蹦出來這么一句話。

    詹尼知道喬心是个特別重感情的人,尤其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來的亲人,看著她隱忍著疼痛卻倔强蒼白的眉目,無奈的嘆息道:“現在跟我去醫院吧,我給你好好檢查一下,最好是脱臼,但依我觀察,骨折”。

    關錦城此時推開圍觀的人群走进來,身后跟著的警察拿起對講機將同伴招呼過來,將周圍用警戒線麻利的圍起來,關錦城看到喬心時明顯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喬心。

    白芊芊躺在地上,身下鮮血橫流,慘不忍睹,明顯已經死去。

    不少學生拿出手機拍照,將現場照片到網上,白芊芊也算是个網絡紅人,她跳樓身亡的消息還是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有的學生手機一轉,就想將那穿著白襯衣長的十分漂亮的少女拍下來,突然面前一只手落下來,遮住了手機的攝像头。

    女子冷酷的聲音在头頂響起:“不準拍照”。

    想要拍照的學生被這女子的冷酷嚇得一个激靈,手一抖手機就落在地上,再抬头,那女子已經走到少女身邊,模樣恭謹無比。

    “小姐”,喬心看了眼站在身后的簡菱,點了點头“你來了”。

    簡菱看向喬心受傷的右手,目光幽深,“小姐,您的手受傷了”。

    簡菱自責不已,都怪她,沒好好保護小姐。

    “沒事,不過一點小傷”,喬心不在意的說道。

    “哼哼……一點小傷?你說的倒輕松,到時候有你哭的”,詹尼一聽喬心滿不在乎的口氣就胸悶氣短,感情這點傷在這姑奶奶眼中壓根就不算什么啊。

    “洛小姐”,關錦城走到喬心面前,面前的少女忽然抬起眸子來,深沉而犀利,關錦城到嘴邊的話怎么也說不出來。

    “我姓南宮,這位警官認錯人了吧”。

    關錦城愣怔了一瞬,隨即輕輕笑開來,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喬心臉上,昨夜驚鴻一瞥,看的不是很明晰,如今,明媚的日光下,站在面前的少女比四年前長高了不少,也比四年前、更美麗了。

    “很抱歉,南宮小姐,可以請您跟我到警局做个筆錄嗎”?白芊芊跳樓身亡,程舒英那邊的線索就斷了,但還是要把白芊芊的死因弄清楚,才好向程家交代。

    喬心晃了晃自己的右臂,輕輕勾唇:“很抱歉,我的手受傷了,要趕著去醫院包扎,恕不奉陪”。

    看了眼那膩歪在一起的兩人,喬心直接邁過關錦城離去,小警員一看這女孩怎么這么橫,不滿的說道:“隊長你看……”。

    關錦城擺了擺手,回眸看了眼少女清麗的背影,目光漸漸幽深,隨即若無其事的收回目光,走到南宮蕪和展华面前。

    “關于白芊芊死亡一案,你们兩人是第一證人,跟我们回去做个調查吧”。

    “好”,南宮蕪從展华怀里抬起头來,點头應道。

    ……

    回到醫院給手臂拍了个片子,結果還真是骨折,并且還不輕,喬心看著打著石膏的右臂,繃帶直接繞著脖子纏了一圈,丑的要死,簡直要欲哭無淚了。

    “讓你逞能,現在知道后悔了吧”,詹尼逮著機會就想諷刺喬心几句。

    “我不后悔”,喬心找了个舒服的姿勢坐好,左手拿了本書隨意的翻看起來。

    “用一條胳膊換一條人命,我觉得很值”。

    “得了,你就在心里哭吧,我不笑話你”。詹尼撇撇嘴,他了解喬心這个人,看起來像个冰塊似的,生人勿近,但其實她是个外冷心熱的人,只要是被她認定為自己人的人,她都會拼了命的保護,其實這種人對待感情,最是單純,正是因為單純,才最好騙。

    好吧,他承認自己想多了,但心底還是被喬心大義凜然的舉動而震撼,想到當時那千鈞一的時刻,她要是再晚一步,或者坚持不下來,她姑姑可就真的一尸兩命了。

    抬眸看去,少女坐在病床上,手中隨意的翻著一本雜志,一縷絲調皮的跑到了臉上,可能觉得有些癢,她抬起左手抓了抓,微嘟著嘴的樣子,還真有些可爱。

    想著詹尼輕輕笑了起來,換來少女一記不耐的眼刀:“你笑什么?我這副樣子真的很好笑嗎”?

    詹尼舉著雙手投降,“我保證,我真的不是在笑你”。

    “信你才有鬼嘞……”。

    南宮蕪和展华將白芊芊臨死前的一舉一動都交代清楚,包括當時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確實是白芊芊將南宮蕪拉下了天臺,南宮蕪自是洗脱了嫌疑。

    做了一通筆錄,警察問什么,南宮蕪就回答什么?到最后兩人被簡菱領出來的時候,出了一身的汗。

    “心兒怎么樣了,她胳膊上的傷嚴重嗎”?一出警局南宮蕪趕忙拉住簡菱問道。

    簡菱暗想小姐果然沒救錯人,南宮蕪還知道關心小姐。

    “手臂骨折,打了石膏,醫生說最低需要臥床休養三个月”。簡菱冷著臉說道,當然說的越嚴重越好,這樣南宮蕪的愧疚才會更深,才會對小姐更好。

    “三个月……”,南宮蕪喃喃道,“不行,我得回去給心兒熬些鸡湯,多補補身体,才能好得快”,說著火急火燎的拉著展华離開。

    簡菱得意的勾了勾唇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