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161 緣分天注定

章節目錄 161 緣分天注定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161

    “滾……都給我滾”。砰的一聲脆響,瓷碗砸在地上,惡狠狠的聲音從屋内傳出,兩个端著托盤的女仆從屋内跑出來,身后的門“咣當”一聲紧閉。

    兩个女仆無措的站在門口,臉色煞白。

    鈺少爺又將藥碗給摔了,她们該怎么向夫人交代?

    鈺少爺已經病了三个月,夫人每天都會將藥送來,但每次都被鈺少爺給摔在地上,每次也只能在鈺少爺半夜睡著的時候給他强制灌进去,換來的便是鈺少爺更加瘋狂的報復,他已經將屋子里能砸的東西都砸了。

    這次又沒幸免,嘆了口氣,兩人任命的蹲下身將碎瓷撿起來。

    不知道夫人和鈺少爺之间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才造成如今兩人仇恨的模樣,是否跟心兒小姐這些天來的失蹤有關呢?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但誰也沒膽子說出來,好奇心害死貓,尤其是在這種大家族里,一不留神、有可能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身后傳來輕緩的腳步聲,兩人趕忙回头,看到來人,心底顫了顫,恭聲喊道:“夫人,少爺又將……”。

    沙玥擺擺手,阻止她们說下去,撫了撫鬢邊的碎,輕柔的說道:“你们下去吧”。

    待兩人消失在走廊盡头,沙玥推開臥室門,迎面就是一本書砸過來,沙玥閃身躲過,神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高跟鞋從那本書上踩過,“啪嗒嗒”的聲音冷凝又聒噪。

    “我不是說了都別來打擾我嗎”?在看清來人之后清澈的眸中忽升一抹憤怒和怨恨。

    女人環胸悠然的靠在門邦上,嘴角帶著嘲弄:“我只是來看看你把自己糟蹋成了什么樣子”。

    “那現在你滿意了嗎”?南宮鈺冷笑道,而那笑意未達眼底。

    “嗯”,漫不經心的點了點头,沙玥目光環視一圈,乱糟糟的跟个豬窩似的,最后落在少年身上,臉色蒼白的過分,一身臟衣服不知道多久沒洗了,看起來邋遢又狼狽。

    “很滿意,如果你乖乖的聽話喝藥,我會更滿意”。

    南宮鈺嗤然一笑,眸底的冰冷嘲諷刀子般射向沙玥:“如果我不乖乖聽話呢?你是不是就會像殺了姐姐那樣,殺了我”?他的聲音很輕,像是對誰的低喃,而那眸底瞬间涌起的狂風暴雨昭告了他内心的不平靜。

    他想起這些年來,沙玥對他若即若離狀似寵溺實則漠然的態度,一顆心重重的沉了下去。

    他猛然想起五歲那年,有次他貪玩從滑滑梯上滾下來,磕掉了一顆牙,疼的哇哇大哭起來,記憶里,沙玥就站在几步開外,冷冷的看著他,看他哭夠了自己爬起來,扭头便走。

    當時年紀小,不懂事,以為妈妈嫌他玩鬧生氣了。

    還有十歲那年、他被南宮序和南宮云几人合伙推进湖里,當時几乎丟掉了半條命,當他迷迷糊糊中抓著沙玥的手直呼冷的時候,模糊的視線中,是女人美麗而冰冷的眼神。

    十五年的點點滴滴在他腦海中串聯起來,他突然就笑了,看向門口十五年如一日不曾有絲毫蒼老的女人,像个傻子似的大笑起來。

    “你這个可怕的女人,你從來就沒有爱過我和姐姐,你最爱的只有你自己,你為什么要生下我们,當初你就該掐死我们啊……”。

    這么些年,他就像个傀儡,被沙玥操縱著、控制了所有生活,如果不是他偷偷跑出去碰到了姐姐,他的人生是不是就會在沙玥的計劃中單調的生活下去。

    所以,姐姐成為了她報復的工具,不要說什么為了救他的鬼話,那只能讓他更加鄙視厭惡她。

    沙玥溫柔而笑,依舊得体而優雅,面對自己亲生兒子憤怒的指責不曾有絲毫動怒,臉上的表情完美無瑕。

    “是啊,那丫头生下來就該掐死她的,是我一時心软,人啊,千萬不能心软,否則到头來,還是自己吃苦头……”,搖搖头,一臉戚戚然。

    “啊……”,南宮鈺一聲大吼,一雙眼睛猩紅似血。

    “為什么……為什么會變成這个樣子,你告訴我啊”。

    為什么他敬爱的妈妈竟然會變成這副模樣,陌生的令他心驚。

    “是啊,為什么會變成這个樣子呢”?女人輕柔的聲音有些模糊,有些遲疑。

    連她自己……也有些厭惡自己了。

    ……

    玉洹山周圍有數不清的群山,沿著諸子峰下的寬河尋去,那范圍太大了,更何況是深山密林,即使派遣最頂尖的人才也不可能短時间内就有結果,因此三个月的時间過去,沒有絲毫进展。

    這次冷易亲自帶人进山尋找,這里沒有衛星信號,gps無法定位,只能一个區域一个區域的找,同時派遣直升機在空中搜查,但除了一望無際、連綿不絕的青峰,無一現。

    “隊長,這樣盲目的找下去也不是辦法,也許心兒小姐早已不在這个世上了呢”?諸子峰可是玉洹山的最高峰,海拔足有千米,人從上邊摔下來不摔成肉泥才怪,雖然下邊是條河,但下落的重力與河水瞬间的擠壓也會將人摔成肉餅。

    為什么自家少爺還是不放棄?難道這就是真爱的偉大?文曹這樣想到。

    他是个大老粗,無法理解爱情這種東西。

    冷易目不斜視的冷斥道:“哪兒那么多廢話,少爺的命令貫徹到底,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文曹還要再說什么,林子煦趕忙拉了拉他的袖子,小聲說道:“隊長現在心情不佳,你就不要湊上去找死了”。

    他们天雷軍的唯一掌權人便是傅衍璣,傅衍璣的話就是圣旨,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

    更何況心兒小姐還是少爺的未婚妻,他们天雷軍比外人更清楚少爺對心兒小姐的感情,生要見人、死要見尸這種說法未免太過悲涼了些,少爺是決計不會這樣說的。

    “隊長”,前方几道身影迅走來,山林里逐漸逼近。

    “那條河貫穿了整座山脈,我们已將范圍縮小,以我们的人手,日夜兼程最多半个月便會將整座山翻遍”。

    如果那樣還找不到心兒小姐,就別抱生還的可能了。

    冷易眼眸一瞇,冷冷的揮手:“加快进程”。

    ……

    “你吃點飯吧”,木桑將飯菜放在床头的矮凳上,看向床上躺著的少年說道。

    那是一份稀粥和一小碟咸菜、一个黃的饅头,這么些年下來,他食欲很淡,這些足夠支撐。

    但那少年顯然不同,吃慣了外邊的山珍海味哪還咽下這種粗茶淡飯,但他從沒嫌棄過,三个月下來,整个人簡直瘦了一大圈。

    木桑琢磨著是不是該給他弄點東西補補,這樣子站出去,一陣風就能吹跑了。

    少年聞聲松開怀中的女孩,給她小心的蓋好被子,這才直起身來,拿起黃的饅头咬了一口,就著稀粥吃了起來,即使是吃著這種簡陋的東西看起來都十足優雅,那拿著饅头的手指白皙而修長,襯得那黃的饅头都好看了几分。

    木桑想著,擁有這樣好看手指和優雅吃相的人,之前一定生活在豪宅里,仆傭成群。

    在他愣神的時候,那少年已經吃完了,端起空碗站起來就要往外走去,木桑趕紧接過來,笑著說道:“你休息吧,這給我收拾就行”。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是父亲經常掛在嘴邊的話,這兩人只看面相就不是壞人,人生遭此大難又恰巧被他給遇上,只能說一切都是緣分。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