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1">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1">
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186 飛化雄鷹 劍擊長空

章節目錄 186 飛化雄鷹 劍擊長空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br>

    186

    “這些天你哪里都不要去,乖乖的待在這里養傷,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還你一個健康的身體”。斐煙知道喬心并不是個輕易妥協的人,因此只好把她的身體往嚴重了說。

    “再這樣拖下去,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別以為我在嚇唬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好了給我答案”。斐煙不再看喬心,端起空藥碗快步離去。

    喬心坐在床邊,嘴里還帶著苦澀的藥味,喉嚨嘔的難受,喝口水將那難受的感覺壓下去。

    斐煙說的并不是在嚇唬她,她很清楚自己身體究竟到了怎樣一個嚴重的程度,也許過不了幾天,她就會就此倒下,再不會醒來……

    心頭忽然漫上一層極細微的疼,牽扯著神經游走在四肢百骸,她知道,心口的傷又復發了,這種痛將會伴隨她終身,只能靠調理來減輕。

    等到那痛波及到腦仁,她倒在大床上,把頭蒙在被子里,期冀用那黑暗將疼痛沖走。

    最終,她滿頭大汗的暈過去,在最后一刻,她意識不清的叫著:“阿衍……”。

    好痛……

    眼角一滴淚水無聲滑落,沾濕薄衾。

    喬心睜開眼睛,直覺的全身虛軟無力,頭昏沉沉的,但身上的衣服明顯已經被換過了,簡菱看喬心醒了,趕忙把她扶起來,語氣哽咽的說道:“小姐,你剛才真的要把我嚇死了”。

    臉色慘白、滿頭大汗的暈倒在床上,怎么叫都叫不醒,還有那因疼痛而緊蹙起來的眉頭,幾乎瞬間,簡菱就想拿槍把竹林軒里那兩人給斃了。

    如果不是她們,小姐怎么會變成如今這樣。

    現在倒好,她們倒是解除誤會大團圓結局了,但小姐呢,卻要永遠被病痛折磨,想小姐以前多么健康靈動啊,而現在連說句話都費力。

    不公平……命運對小姐太不公平了。

    簡菱雙拳緊握,怒目爆睜,頭發絲兒都快因為那憤怒之火給燎的豎起來了。

    簡菱從來都是個面癱,喬心哪里見過她如此豐富的面部表情,笑著擺擺手,掀開被子就要下床:“我沒事”。

    “小姐你總是會拿沒事來忽悠我,斐煙都告訴我了,小姐你不能這樣下去了,不為自己想想你也要為了傅少爺想想吧”。

    喬心掀被子的手一頓,眼底劃過一抹暗色,簡菱暗喜,就知道拿出傅少爺會起作用。

    下一刻,喬心掀開被子站在地上,身形晃了一晃才勉強站穩,簡菱撇著嘴巴扶住喬心,暗自嘀咕著“傅少也沒用了嗎”?

    小姐就是這么個倔強性子,誰說都沒用,簡菱釋然的想到。

    “斐煙呢”?喬心掙開簡菱的攙扶,獨自走到桌子前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

    “午飯之后就沒再見過,不知道又溜哪兒去了”?簡菱冷冷的說道,她以前情緒從不外露,但不知從何時起,她的情緒就極容易暴露出來,真不是個好現象。

    就在此時,斐煙推門走進來,喬心看了簡菱一眼,簡菱極有眼色的關門離開,房間里只剩下斐煙和喬心兩人。

    斐煙走到喬心對面坐下,喬心給她倒了杯茶,茶霧氤氳中喬心的聲音有些虛無的飄渺:“我會盡力配合你,在我的身體康復之前,我不會再任性”。

    斐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唔……太燙。

    “南宮家族的現任家主必定是個講信用的,更何況身體是你自己的,你能想清楚就好”。

    斐煙想了想說道:“我根據你的身體制定了一套療法,過程可能會有些痛苦,但若堅持下來的話,不出三個月,你的身體就會逐漸康復,雖說恢復成受傷之前有些困難,但最起碼的自理不會有問題”。

    這是她之前制定的,但現在有了變數,還是要做下調整。

    喬心苦澀一下,“曾經什么樣的痛苦我都忍下來了,還怕這一點痛苦嗎”?

    斐煙心底顫了顫,看了眼少女斂眸臉色蒼白的模樣,沉默的站起身來往外走去:“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會再過來”。

    傅玳軒輾轉多國,最終入境z國,冷易的人馬緊隨其后,傅玳軒不知是不是運氣太好,冷易的人每次只差一步,這是冷易出道多年以來第一次在一個少年手里吃癟,臉色簡直臭的不能再臭,冷氣壓環繞,誰敢靠近一步,馬上就被凍成冰棍。

    在境外他還能獨掌一面,自由出入,但一若入境,事情便沒那么好辦了,z國各方面情況都比較復雜,盤查的也要比境外嚴厲的多,像他的這種大部隊,是不可能招搖的走在街上的,但如果傅玳軒偏往人多的地方湊,他也無從下手。

    他最終帶了一個小分隊秘密潛入z國,偽裝成考察團,如今正是個敏感時期,能低調就保持低調,他們的目標只是捉拿傅玳軒。

    森羅的舊部全部都是跟隨他一起從兵團里退役下來的老牌特種軍人,骨血里暴戾陰狠,殺人不眨眼,全是一群好戰分子,森羅死后,他們被喬心的兩撥人馬打的四散分離,而他們的驕傲不容許他們向一個女人低頭,他們要為他們最尊敬的兵王報仇。

    他們就像一群狼,躲在陰暗的角落,時刻準備著跳出來咬人,鋒利的獠牙是他們的武器,像狼一樣戰斗,也像狼一樣骨血里流淌著瘋狂狂和殺戮的血液。

    他們是不屑于和傅玳軒合作的,但奈何他們如今都是各國通緝榜上的頭號要犯,前段時間車站發生暴亂,國家相當重視,巡邏守衛都比以前加強了不少,他們雖然自大,但并不盲目,要想報仇,傅玳軒確實是最好的掩飾者。

    更何況,他們有共同的敵人,這才是最重要的。

    邊遠小鎮,一個偏僻的倉庫里。

    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蹲在兩米高的油桶上,擦拭著手中的沖鋒槍,一雙陰厲的眸子射向一側正坐在太師椅上悠然喝茶的少年,嗓門大開,中氣十足:“喝了半天茶了,你究竟想好了沒,我們兄弟可沒時間聽你瞎扯”,手指放在扳機上,只要這少年有一點異動,他不介意打爆他的頭。

    他周圍散亂的坐著幾個同樣健碩威猛的男子,抱著沖鋒槍冷眼看過來。

    傅玳軒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冰冷,再抬頭間,又是那個清秀散漫的少年,慢悠悠的說道:“別急,好戲總是等到最后才開場”。

    “我tm沒時間看你喝茶”。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抓到那個女人,狠狠的折磨她,為死去的老大報仇。

    他們雖然殺人不眨眼,外人眼中冷酷狠戾,實則最重情義。

    傅玳軒無奈的揉了揉額角,這些人雖然戰斗力強大,但太不聽話,有時反而會拖累他,但既然走到這個地步,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直到手機里傳來一聲滴滴響聲,他拿起來看了看,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手機關機,摳出手機卡掰成兩半,隨手仍在了倉庫角落里。

    現在是個信息時代,他隨時都會被定位,他從來不懷疑天雷軍的實力。

    “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傅玳軒慢悠悠的站起來,笑著看向對面臉色恐怖的男子。

    “獵物已經鎖定,下邊,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哼……”,圭拉單手撐住身體從兩米高的油桶上一躍而下,把沖鋒槍抗在肩上,大步往外走去,幾個人隨后跟在他的身后。

    此時倉庫門口一人快步走來,神色略顯焦急:“不好了少爺,那殺神又追來了,距此地不過一千米,馬上就殺過來了”。

    傅玳軒神色沒有一點慌張,看向圭拉,圭拉指向身后一個偏黑,有著丑陋齙牙的男子道:“你帶兩個人把他們引開,城外匯合”。

    齙牙男露出一抹極為猥瑣的笑容,咯咯笑起來,笑聲尖細的令人背脊發寒,“遵命,老大”。

    等齙牙男帶了兩個人離開,傅玳軒走向圭拉:“要知道對方可是冷易,你有絕對的把握嗎”?

    圭拉冷聲嗤笑,回給傅玳軒一個冷酷的背影:“不相信就趕緊給老子滾蛋,一個冷易而已,來十個老子都不怕”。

    為殺戮而生,他們的心,瘋狂而無畏。

    傅玳軒挑了挑眉,嘴角微微翹起,太自大可不是什么好事哦……

    “堅持了一星期,還不錯”,斐煙例行公事的給喬心把過脈之后,笑著說道。

    喬心把袖子拉下來蓋住手腕,躺回到床上,斐煙在香爐里點上安神香,累了一天的喬心,閉上眼就睡著了。

    斐煙的療法很有效,身體漸漸恢復了一點力氣,有時她做做伸展運動,也不會呼哧呼哧的大喘氣了,飯也能吃的下去了,晚上斐煙會給她做針灸,雖然和普通的針灸有些不同,每次她都疼的直咬牙,但針灸之后她能明顯的感覺到身體都變得輕靈了不少,晚上能很輕易就入睡。

    雖然胸口的傷還是會時時作痛,但已經沒以前疼起來那么要命了,斐煙也經常熬一些補藥給她喝,每次聞到那味道她都想吐,但最后還是捏著鼻子灌了下去。

    一星期又一星期,喬心隱蔽在這個偏僻的院落中,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南宮闌南宮珊兩姐妹不時給她講一些笑話,陪她打發無聊的時光,喬心好似忘記了那些不快,有時笑的比南宮闌的聲音都大。

    “真好,小姐終于又恢復到了以前的樣子”,南宮闌頗感欣慰。

    她不知道要不要把三少和三少夫人的事情告訴小姐,畢竟這兩人如今掀起的水花可是不少,簡直就是娛樂爆點,只是小姐窩在這個偏僻的院落中,兩耳不聞窗外事,對三少和少夫人的事情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給南宮珊的時候,南宮珊想著幸虧南宮闌和她商量了,否則小姐好不容易開心起來,你這不是給他添堵嘛?

    她在簡菱那里旁敲側擊的了解到小姐和三少夫人之間的恩怨,簡菱說的不是很詳細,她只記住了八個字:恩斷義絕、從此陌路。

    不知究竟是怎樣的仇恨才能讓重視親情的小姐對親生父母說下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她不清楚,所以她沒有資格評判,但肯定和小姐這一年的失蹤,和滿身的傷脫不了關系,她沒有什么大本事,只能在自己有限的范圍內守護小姐不受傷害。

    林子煦和文曹一直保護在周圍,南宮闌南宮珊這兩個神經大條的沒發現,但卻瞞不過簡菱的眼,她后來報告給喬心的時候,喬心只是笑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