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1">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1">
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章節目錄 188 刀山火海 義無反顧

章節目錄 188 刀山火海 義無反顧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br>

    188

    江如飛的失蹤可謂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不過半天,便已經在網上抄翻了天。

    小林接到嚴總的電話時,整個人還有點懵,直到里邊一聲怒吼直接將他神游的思緒拉回來。

    他差點就哭了:“嚴總,我真的不知道啊,工作人員根本就沒讓我跟進去,我啥都不知道啊”。

    “待會兒會有警察找你取證,記得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啪”的一聲電話就掛了,但那威脅性的話語還飄在小林耳邊。

    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他只是個小助理,他什么都不知道啊,小林欲哭無淚。

    江如飛就如人間蒸發了般,警察調了事發時的監控視頻,就是在停電的那幾秒鐘的時間內消失的,電源是被動過手腳的,可以確定,這是一起有預謀有組織的綁架活動,根據群眾舉報,當時有幾個陌生人在江如飛失蹤前后出沒,絕對與江如飛的失蹤脫不了關系。

    這批人現在就是線索,根據群眾反映迅速繪制了為首之人的畫像發布出去,機場車站,高速路口都被警方的人嚴密把守,現在全國人都盯著這件案子,容不得警方懈怠。

    “隊長,你竟然成了通緝犯”?手下將畫紙遞給冷易,驚呼道。

    紙張瞬間在冷易手下化為碎屑,他陰沉著眸子,聲音幽冷如來自地獄:“聯系警方,我要見他們”。

    現在唯有和警方合作,才有可能解救江如飛,但勢態明顯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他必須要向少爺匯報,即使少爺責罰他,他也毫無怨言,這次確實是自己的失誤。

    傅衍璣沉默了幾秒,“該來的擋也擋不住,辛苦你了,警方那邊我會打聲招呼,你放手去做吧”。

    少爺不僅沒責怪他,反倒轉過來安慰他,冷易握著手機的手背青筋暴露,最后只化為一道低沉恭敬的話:“少爺請放心,我一定會把阿飛少爺完好無損的帶回來”。

    傅衍璣眼底掠過一抹苦澀,江如飛的生死關他什么事,要不是防止那些人拿江如飛來威脅心兒,他何至于多此一舉。

    卻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心兒離開他已經三十五天了,她沒有手機,即使想和她說句話都沒辦法,辦個手機何其簡單,她不想還是在逃避什么?

    但為了心兒的健康著想,他吩咐林子煦告訴簡菱,讓她這些天照顧好喬心,防止她身邊出現任何可疑的人。

    傅玳軒的目的已經達到,他現在就是等著心兒上鉤,他已經摸準了心兒的命脈,可以說,他這次賭對了。

    這時候,他應該陪伴在心兒身邊,即使有做不完的工作,處理不完的事情,他統統拋之腦后,不管不顧像個毛頭小子。

    墨嬰被發配到非洲,頂替了白奎,如今曬得黝黑的白奎被調回傅衍璣身邊,他不像墨嬰管東管西,早超越了一個下屬的界限,他不同,他看得清自己的位置,對于少爺的命令,他只會遵從,即使少爺是錯的,他也會堅定的執行。

    只有這樣,他才能在傅衍璣身邊待得長久。

    “少爺,再過三個小時就能到南宮家了”,白奎恭敬的聲音從前邊傳來。

    傅衍璣看著窗外漂浮的白云,仿佛一伸手就能夠到,緩緩點了點頭。

    斐煙正在廚房熬藥,每天雷打不動的時間,即使喬心吐得稀里嘩啦的,她也會強逼著她喝下去,想起喬心每次撅著嘴巴暗暗不爽的模樣,斐煙忍不住勾著嘴角輕笑起來,她坐在藥爐前,神思一下子飄出去好遠。

    今天是四月初三吧,在十九年前的今天,她眼睜睜的看著兒子慘死卻無能為力,眼眶不知何時已經濕潤,她低聲著自言自語:“寶兒,你是否還在怪媽媽沒有給你報仇?是媽媽對不起你,沒有保護好你,讓你那么小就離媽媽而去”。

    “可是冤冤相報何時了,如果不是媽媽當初造的孽,何來后來的果,十九年了,你如果還活著的話,也是個二十歲的大小伙子了,該談男朋友了……”。說著說著她眼淚又不受控制的滾滾而下,模糊了眼眶。

    她真的悔不當初,如果當年她能早點醒悟,帶著兒子遠走高飛,即使因為未婚先孕而被家族嫌棄,她也能憑著一身醫術帶著兒子生活的風生水起,她會好好的將兒子撫養長大,看著他軟軟的小身體一天天的成長為俊朗少年,看著他長大成人,結婚生子,即使生活平淡如水,即使她的生命中沒有愛人的參與,她便覺得這已是莫大的幸福。

    人總是這樣,總要等到失去了,才會倍加珍惜,可是時光不等人,它的流逝是這世間最殘酷的法則,兒子已經不在,她也虛度了十九年的光陰,現在再悔恨也只不過是在傷口上撒鹽,其結果,便是心上撕裂開一道大大的口子,鮮血汩汩而流。

    “寶兒,我的兒子,媽媽真的好想你……”。壓抑的痛哭聲透過門縫飄揚而出,南宮闌南宮珊站在門口面面相覷,兩人都紅了眼眶。

    斐煙她們是聽說過的,當年斐家和南宮家是世交,斐家乃隱世的名醫世家,世間聽得此家族的人極少,但聲望卻極高,家族人數少,卻各個都是醫學天才,尤其是斐家的小公主斐煙,不僅相貌脫俗,一手醫術更是在幾個哥哥之上,當時南宮家族屬意斐煙做三少夫人,斐家也默認了的,為了培養兩個人的感情,從十五歲開始斐煙就經常往南宮家跑,但后來,南宮秋卻帶回了一個陌生的少女。

    他對外宣稱那少女是他的未婚妻,那少女的美麗猶如烈烈燃燒的火焰,明艷灼熱,那段時間,所有人都沉浸在那個美麗的少女所帶來的視覺震撼中,男人傾心,女子嫉恨,斐煙也不例外。

    當年南宮家族發生了一些事情,她們的父輩也不甚清楚,有可能是封鎖消息了吧,但秋少的風流之名也就此流傳下來,自此他和沙玥的感情破裂,傳言生下了他的孩子的斐煙也在一場大火中喪生。

    但十九年后,斐煙竟然出現了,她們不是不驚奇的,但絕不會好奇的多問什么,秘密是給死人知道的。

    但聽著她此刻的痛哭,能感受到她撕心裂肺的思念和悔恨,南宮珊推開門走進去,斐煙倉惶的抹掉糊了的藥倒進碗里,“給小姐端去吧,我還有點事,今天可能回不來了,晚上的針灸可以推遲一天,讓小姐好好休息”。話落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南宮珊看向斐煙倉惶逃離的背影,秀眉微蹙,直到手心傳來的刺痛才令她回過神來。

    “斐煙呢”?喬心接過藥碗,習慣性的皺眉,這味道真的太刺鼻了,她感到胃部又是一陣翻滾,強忍著壓下去問道。

    南宮珊恭恭敬敬的回答:“她讓我告訴小姐,她有點事,所以今晚可能回不來了,晚上的針灸推遲一天,讓小姐您好好休息”。原話轉告。

    喬心點點頭,別人的私事她也沒心情過問,抿了抿唇,給自己做好心理設防,一捏鼻子,仰頭就灌,南宮珊準備好紙巾甜點和白開水候在旁邊。

    喬心把碗遞給南宮珊,趕忙跑到窗邊干嘔起來,吐出來的都是褐色的苦水,她一手撐著窗臺,一手拍在胃部的位置,弓著腰直喘氣。

    每次喝藥都是她最難受的時候,但斐煙把她管的很嚴,再苦的藥她也一滴不剩的喝下去,但每次都是剛喝下去就又吐出來大半,這么折騰來折騰去的她喝進肚子里的藥也就那么點兒。

    接過餐巾紙擦了擦嘴,喬心走到椅子上坐下,南宮珊趕忙把白開水遞給她,喬心“咕咚”喝的兩大口,總算把嘴里的苦味沖淡了一點。

    “小姐,要不要傳午飯”?南宮珊看著喬心的臉色問了一句。

    喬心擺擺手,“沒胃口,我不想吃”。

    她現在只想吃……

    眼睛一轉,看到擺在桌子上的蜜餞,這是簡菱怕她喝藥太苦給她買的,捻起其中一粒杏脯放進嘴里,那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間讓她舒服的瞇起眼睛,愉悅的像只偷了腥的貓咪。

    南宮珊看喬心可愛的模樣也忍不住彎了嘴角,但還是忍不住說道:“不行啊小姐,斐煙姐說過,您一日三餐無論如何都要按時吃的,她給您定制的藥膳對您的康復非常重要”。

    喬心又捻起一粒青梅放進嘴里,聞言不耐的擺擺手:“好了好了,我吃還不行嗎,真是怕了你了”。

    南宮珊得意的笑起來,兩眼彎彎如月牙兒:“這就對了嘛,等小姐身體康復了,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現在還是乖乖的聽我們的吧”。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