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武俠修真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V024心動瞬間花海誓言

V024心動瞬間花海誓言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作者:蘇幕遮玥| 類別:武俠修真

    小心翼翼的給洛蕎心的腳踝抹上藥水后,傅衍璣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洛蕎心,朦朧的燈光下少女柔美的面容上似是蒙上了一層輕紗,黛眉輕蹙,星眸微瞇,帶著漫不經心的魅惑與自然天成的風雅。

    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風骨,待長大了還了得。不行,不能讓她離開自己的身邊,傅衍璣在心里構思著怎么才能把洛蕎心光明正大的留在自己身邊。

    傅衍璣鎮定了一下心神,給洛蕎心蓋好被子,他的臉離洛蕎心的臉離的極近,但是洛蕎心朦朦朧朧的似是睡著了,薄唇晶瑩剔透的好像果凍,好想咬一口。

    慢慢的垂下腦袋,離那晶瑩只差一毫米的距離的時候傅衍璣驀然清醒了過來,他在干什么,他竟然想在心兒睡著的時候偷吻她,雖然他確實很想這么做,但是如果被心兒知道了,鐵定會將他好不容易才將兩人建立起來的關系搞僵,傅衍璣趕忙直起身子來,拍了拍自己發熱的臉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呢,如果被門外那三人看到,絕對要跌破眼睛,這個情竇初開的像個毛頭小子的家伙是他們那個高山仰止,高貴不可侵犯的傅大少嗎?

    開門走出來的時候依舊是眉眼淡漠,容顏絕麗的傅衍璣,他目光淡淡的掃過垂手站立的三人,然后定在略有不安的陳復生身上,看著他有些瑟瑟發抖的模樣,傅衍璣嘴角不經意的勾起一抹輕笑,轉瞬即逝。

    “你師傅什么時候回來”。

    “大概也許可能是后天”。陳復生可不敢抬頭看傅衍璣,雖然這個主子年紀還小,但在他面前他完全就不敢放肆,更何況他剛才對著主子的心上人不敬,萬一主子一個心情不好怪罪下來,他可吃不了兜著走,師傅現在又不在,他可不敢惹面前這尊瘟神。

    陳復生的師傅陳沂是享譽國際的中醫師,祖上是清朝的御用太醫,這陳家一脈單傳,把祖先留傳下來的醫術學的是融會貫通,也一直是中醫界的翹楚,到了陳沂這一代更是將中醫發揚光大,但陳沂不知道怎么回事,至今沒有娶妻,當年不顧族里的親人以死相協,撿到了被扔在路邊的陳復生,一句這娃與我有緣,便把這娃放在膝下撫養,并傳授畢生醫術,算養父也算師傅,陳沂雖已年近古稀,但性格卻有點像是射雕英雄傳里的老頑童,越老性格越跳脫,怪癖一大堆,但由于醫術高超,也頗有些人追捧,年輕時得罪過很多人,追殺時恰巧被傅家家主所救,為報答救命之恩便一直在傅家做事,后來便專門跟隨傅衍璣了,陳沂總是過一段時間就到深山老林里去采藥,一去就是大半個月,這次去的時間長了點,按理應該回來了,沒想到還得拖一天。

    傅衍璣默然的掃視了陳復生一眼,嚇得陳復生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這小子看心兒的眼神很不正常,他可不放心,但目前似乎沒有更好的方法了,“我知道了,明天上午你過來給心兒再復查一下,一定不要留下什么后遺癥”。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崴傷,能留下什么后遺癥,少爺你是不是緊張過頭了,心里腹誹,面上還是一片恭敬的道:“是,少爺”。

    傅衍璣點點頭,“很晚了,你們都下去休息吧”,說完向著旁邊一間客房走去,“砰”的一聲關上門,再沒了聲息。

    余下三人大眼瞪小眼,怎么回事,少爺竟然把自己的臥室給洛蕎心,自己睡客房,少爺又再一次刷新了他們的認知底線。

    此時的洛家別墅卻是燈火通明,無一人入眠,客廳里,穿著白襯衣的少年安靜的坐在沙發上,水晶燈折射出的絢爛光芒撒照在少年精致如玉的容顏上,少年睜著眼睛看著面前的大理石桌面,目光黝黑深邃,如一汪看不到盡頭的溪水。

    “阿飛少爺,天都這么晚了,該休息了,二小姐說不定被什么事情耽誤了,待會兒就回來了,等二小姐回來了,我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女仆在旁邊苦口婆心的勸道。

    少年依舊沉默著不為所動。

    女仆已經說的口干舌燥了,少年還是維持著一開始的姿勢一動不動,低垂下來的睫毛落在眼瞼處形成一片陰影,如此沉靜,卻風華無雙,女仆不自覺的臉頰有點發熱。

    這個新來的阿飛少爺待二小姐還真關心,二小姐不回來就一直等一直等,看的一群愛心泛濫的女仆心都化了。

    洛繁昔躺在對面的沙發上早已經呼呼大睡了,一開始有女仆想要把他抱到臥室里睡覺,但一碰他他就哇哇的叫著找姐姐,女仆就不敢碰他了,他就歪倒了繼續睡,女仆無奈,只能拿來個毯子蓋在他身上不至于感冒。

    終于有女仆撐不住睡覺去了,接二連三的都離開了,整個客廳里霎時只剩下江如飛和睡著的洛繁昔兩人,四周安靜的可怕,江如飛目光落在對面睡的像死豬一樣的男孩身上,目光幽深不可見底。

    心兒沒回來,他倒是睡的挺香,這就是口口聲聲說的愛心兒,離不開心兒,江如飛嘴角扯開一抹嘲諷的笑意,目光移開望向漆黑的窗外。

    你答應過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我,心兒,你說過的話要算數。

    黑夜悄悄流逝,當早晨的第一縷光芒投在洛繁昔臉上的時候,洛繁昔睜開了眼睛,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洛繁昔從沙發上爬起來,一眼就看見坐在對面沙發上像個雕塑似的江如飛。

    他后知后覺的問道:“姐姐還沒回來”?

    江如飛似笑非笑如飛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晨光霧靄中,清透純澈的眼睛仿佛要把人吸入進去,洛繁昔還來不及反應便見江如飛已經起身離開,身上的白襯衣已經有點皺了,卻絲毫不損他溫雅致秀的風華。

    “梳洗一下,該上學去了”,少年淡淡的嗓音傳來,驚醒了呆愣中的洛繁昔。

    一夜無夢,好眠到天亮,洛蕎心躺在寬大的柔軟大床上,鼻尖充斥的都是傅衍璣身上的淡淡清香,目光盯著頭頂的天花板,洛蕎心心里卻不平靜,昨天忘記給阿飛通電話了,自己一夜未歸,阿飛肯定擔心死了,洛蕎心想找到自己的手機,給阿飛回個電話,但是她發現自己的包包好象不在這里。

    門口的女仆聽到動靜敲了敲門,“請問我可以進來嗎”?女仆是聽到了臥室里的細微響動,猜測著洛蕎心已經醒來了,便有此一問。

    “進來吧”。一個十分好聽,卻有點冷漠的女聲傳來,女仆心下凜然,推開門垂首走了進去。

    “我的包呢”,洛蕎心開口就問,女仆頭也不抬,十分恭順的回道:“我這就給您拿來”。把洛蕎心要穿的衣服和洗漱用品準備好,便動作麻利的離開了,洛蕎心心里感慨,傅衍璣家里的仆人素質真是好,也不知道是怎么訓練出來的。

    她不知道的是傅家所有的仆人都是請專人訓練的,上到禮儀下至身手都是百里挑一,比一般人家花錢請的仆人來說傅家的嚴格來說算是家仆,就像是古代等級森嚴的大家族一般,這些仆人忠心耿耿,永遠不會擔心叛變。

    洛蕎心穿上送來的衣服,是一件及膝的水藍色連衣裙,穿在身上有一種如水的柔情和淡雅的靜謐,洛蕎心很滿意,也就是一會兒的時間一開始那位女仆便拿著一個紅色的書包走了進了,洛蕎心從書包里拿出手機,心底哀嘆一聲,竟然沒電了。

    “告訴傅衍璣,讓他送我回去”。洛蕎心咬牙說道。

    對于面前這個年紀很小的女孩子敢直呼自己最敬愛的少爺大名,女仆并沒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滿之色,依舊微笑著溫柔道:“少爺說您現在腿腳不方便,不宜動作”。

    看著少女清麗的容顏上現出的不忿之色,沖淡了眉宇間的冷漠疏離,整個人都朝氣了起來,女仆嘴角不自覺的扯出一抹微笑,拍拍手,門外立刻近來四位手端托盤的女仆,麻利的在床上支好桌子,再把粥點,點心一一放置好,銀筷子金碗一應俱全,看著那閃閃發光的用具,洛蕎心嘴角抽搐,傅衍璣果真是個敗家子,暴發戶也不是這么得瑟的啊。

    四個女仆站成一排,恭敬的垂著頭,一開始的那個女仆笑著問道:“小姐,需不需要我來服侍”。

    洛蕎心不淡定了,她只是腳不方便,雙手又沒殘疾,還沒腐敗到吃個飯還要人服侍的地步,難道傅衍璣每天就是在這些貌美如畫的女仆服侍下?洛蕎心撇撇嘴,怪不得那么娘氣,原來如此。

    揮了揮手,意思是讓她們都離開,這么多人看著她吃得難受,幾人立刻心領神會的離開,洛蕎心終于能安心的吃個早餐了。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