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其他類型 史上第一寵婚 059米 女干夫浮出水面。

059米 女干夫浮出水面。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史上第一寵婚| 作者:姒錦| 類別:其他類型

    不管權鳳宜和晏仲謙是為了什么來的,既然人來了,兩個人就得去應付。?一看書 ?9?9?9?·1?k?A?n?s書h?u·

    比起占色心里的忐忑來,權少皇面兒上沒有什么表情,不疾不徐地從她身上爬起來,還回手摸了摸她的頭,一句話也沒有說,自個先套上衣服下樓去了。

    占色一怔。

    作為權家的新媳婦兒,她還能賴在床上么?

    思索著權鳳宜夫妻倆的來意,她手腳沒停就麻利地起了床。不過十來分鐘,就已經洗漱好著裝整齊了。可直到她下樓,也沒有想好對策。

    不用說,權鳳宜夫婦跟晏容之間關系,比跟她占色要親近得多。而中國人向來都有“幫親不幫理”的傳統,因此,不管是不是晏容挑事兒在先,就算人家嘴上不那么說,心底還是會覺得她占色做得不對。

    如果他們要求她刪視頻,或者再提出其他什么要求,她該怎么回答?

    還有,權少皇知道了她干的這件事兒,又會怎么處理呢?依那個男人的性格,一定會埋怨她沒有事先告訴他。可他是會站在大姐那邊兒,還是會站在理字這邊兒?

    下意識思考著,她的腦子有些混亂。

    好在,她心下再糾結,臉上也能表現得淡定和坦然。

    到了客廳,她沒有見到人,稍稍奇怪了一下,就見到孫青過來,指引著她去了大客廳外面的小花廳。那是一個玻璃面兒的小花廳,擺放著許多盆栽植物,閑時占色偶爾也會去那里看看書。

    這會兒,上午的陽光正盛,小花廳里視野開闊,正好能將錦山墅外面花園的雅致盡收眼底,還能嗅到園中的花香,真真兒是個休閑的所在。

    可,人還沒有走進去,她便察覺到了氣氛不對勁兒。

    腳步一頓,里面就傳來權鳳宜的質問聲。

    “老四,昨晚上的事兒是你干的吧?”

    四十多歲的權鳳宜,聲音很渾厚有力,比起一般的女性來多了些大氣,少了點兒婉轉。加上她此刻略顯急躁的情緒,聽上去像極了長輩在教訓自個晚輩。

    然而,占色卻不明白了。

    昨晚什么事是權少皇干的?難道他們來,不是說晏容的事兒?

    她就站在門口,不等權少皇回答,權鳳宜就已經瞧見她了。皺了皺眉頭,很明顯,她對占色的看法又差了很多。

    “既然來了,還杵在那兒干嘛?”

    一聽這話,就有火氣兒在里面。

    長姐如母,何況權少皇早年父母雙亡,這大姐更是充當了母親的角色?占色深切地了解這點兒,因此也了解權鳳宜在權少皇心里的地位,雖與這位大姐見面的時間不多,可每次都比較注重與她相處的禮節。

    不動聲色地走了進去,她招呼了一聲兒“大姐,姐夫”,便直接坐在了權少皇的身邊兒,閉上了嘴巴。既然沒有人問到她,那她就不會主動開口。

    轉過頭來,權少皇略略低頭,握住她有些涼的小手兒,暗暗捏了捏,又笑著遞給她一個‘沒事兒’的眼神兒,才笑著對權鳳宜否認了剛才的話題。

    “昨晚什么事兒?我不知情。”

    占色心抖了一下,依舊抿著唇,沒有說話。

    “不知情?”

    權鳳宜沉聲反詰,看著這大弟弟對弟媳婦兒那個寵愛勁兒,哪兒還有當初的樣子,一想,心里著實別扭。

    晏容離婚后,一直住在家里。昨兒晚上,她一晚上沒有回家,今兒一大早才混身濕漉漉地跑回來,一進門就開始哭訴不停,那可憐勁兒,惹得晏家奶奶,也就是她的老婆婆,眼淚抹了一趟又一趟。

    話說,她到底出了啥事兒?

    原來,昨晚跟占色爭吵之后,晏容幾個人又唱了會歌,與艾慕然商量了下,她最終給占色了那條短信,以為這事兒就結了。

    可,不料——

    凌晨兩點,她唱完歌出來,與姐們幾個告完別,上車才現汽車上藏有人。還沒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就直接被人給擄了。堵了嘴,拴了手,整個人泡在金色年華附近一個建筑工地的臭水溝里,一條長繩子掛在臭水溝邊上的樹枝上,活活泡了一晚上,叫天無路,叫地無門。直到今兒早上才被人現提了起來。

    那個慘……

    而且,現場卻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干刑偵的晏容,知道遇到了高手。不肖多想,她就認定是權少皇干的了。

    現在晏容回來這么一哭訴,婆婆又在邊上罵過不停,權鳳宜該怎么辦?

    對于這個小姑子,她的個人感情比較復雜。婆婆一向很寵這個女兒,她老公也很寵他唯一的妹妹,作為大嫂,為了夫妻之間的關系,自然對她也很寬容。

    因此,這些年,兩個人的姑嫂關系相處得還算不錯。可出了這事兒,又是自家弟弟干的,老婆婆責怪,老公不好吭聲兒,她這個做子的,就不得不出頭來解決了。

    “老四,容容她確實是有不對的地方,對你媳婦兒干的那事不厚道。可你媳婦兒已經拿視頻要脅她了,她也妥協了。大家都是親戚,兩個人就算扯平了吧。你也犯不著做得那么陰絕……”

    一聽這話,不明就理的占色,渾身不得勁兒。

    聽權鳳宜的意思,他們已經知道她做的事兒了。

    可后來,晏容又生了什么,竟然會權鳳宜稱為陰絕?

    察覺到她的不適,權少皇再次握緊了她的手,勾了勾唇,沒有看他叨叨不停的大姐,而是將目光看向了一聲都沒吭的晏仲謙。

    “姐夫,那件事雖然不是我干的。可你那個妹子,確實欠教訓了。”

    晏仲謙的態度和權鳳宜不同,剛才在權鳳宜質問權少皇的時候,他坐在那里不停地喝著茶,沒有責任小舅子半句,更沒有岔半句話。

    這會兒見權少皇叫到自己,怔了怔,目光復雜地看了過來。

    “少皇說得對。不過,你姐的話也在理。你說那事情不是你干的,那咱們現在就不扯這事兒了。就當事情過去了。容容對弟媳婦兒做的事,我替她道歉。至于公招的事,我保證,以后容容不會再與她為難。但是——”

    說到這兒,他目光閃了閃,好像欲言又止,又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陷一般,神色怪異地看著權少皇。

    “但是,我也希望小占能把視頻先刪了,那個東西要是不慎被有人心傳了出去,不僅影響到容容個人。對于晏家,甚至對于權家來說都會有不良的影響。少皇,你應該知道輕重。”

    到了這會兒,占色才仔細看起這位姐夫來。

    比起第一次見面,他的面色明顯清減了不少,面上的紋路也深了許多,鼻翼上的法令紋很深。而且,一向養尊處優的他,瞧上去竟顯得有點兒憔悴。難道就為了晏容這事兒?

    心下沉了沉,她琢磨著覺得不對勁兒。

    可是,他在對權少皇說話,她自然不方便吭聲。

    對于他的說詞兒,權少皇不置可否笑了笑,可那笑意卻不達眼底,看著晏仲謙的目光,更是深沉了許久。

    “姐夫放心,錦山墅的網絡很安全。只要晏容她懂得分寸,視頻自然不會流傳出去。”

    他這話的意思,就是不刪了。

    權鳳宜面色一變,來這兒之前,她就在丈夫和小姑子的面前打了保票,說一定圓滿解決。可這會兒,見弟弟明顯不給她面子,便有些難堪了起來。

    “老四,你現在長大了,姐也管不了你了是吧?你說留著那個視頻干嘛?傳出去了,對你姐夫有多大的影響你知道嗎?再說了,容容她真能欺負得了占色嗎?別人不知道你,難道我還不知道你?”

    權少皇挑了挑眉梢,無所謂的笑,“事實不都擺在面前?”

    “你——”權鳳宜氣得不行,“你刪不刪?”

    “不刪。”

    占色沒有想到權少皇會為了自個給他親姐扛上,見到事情都說到這份上了,確實就不僅僅是晏容個人的問題了,一旦視頻流傳,被人扒出老底兒來,晏仲謙這把保護傘,甚至權家的聲譽,必然會受到影響。

    做了人家的妻子,自然也得為人家著想。既然權少皇能護著自個,她也不愿意他為難。這么一想,她抬起頭來,平視著權鳳宜,聲音放低,不露半點兒鋒芒地笑著說。

    “大姐和姐夫放心,一會兒我就把視頻給處理干凈。其實,我本來也沒有打算真怎么著,就是晏處長她欺到我頭上了,我也不能坐以待斃,對吧?既然今兒姐夫擔保了她不會再與我為難,我自然也不會得理不饒人,讓少皇他難做。”

    一席話,不卑不亢,又有情,又有理。

    權少皇看看她嚴肅的小臉兒,將她最后一句話落進心里了,覺得相當受用。

    她這么說了,權鳳宜也無法可說,輕哼了一下,她看向權少皇。

    “就這么說定了,一會就刪。”

    相比于權鳳宜的憤怒,自家妹子被坑了,晏仲謙卻沒有表現得太過激動,也沒有任何地表態,只將目光看著權少皇,好像就等著瞧他的態度一樣。這情況讓占色有些摸不著頭腦,她覺得,這姐夫今兒看權少皇的表情,跟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他是姐夫,不僅比權少皇年長那么多,還身居高位,威嚴更多一些。

    而今兒,他明顯少了點氣勢,多了些懇求,或者說,他有些忌憚權少皇。

    這到底為了什么?他怕什么?

    與他對視著,好半晌兒,權少皇才輕‘哦’了一下,卻并不順著她姐,懶洋洋地翹起了腿兒來,“這事兒我自有主張,你們要沒什么事,先回去吧。我正準備陪媳婦兒去度蜜月,就不留你們吃飯了。”

    很明顯,權四爺在攆人了。

    而且,還是態度不太好的攆人。

    原以為這姐夫怎么也得端端架子,可晏仲謙卻只是端起面前的茶水,湊到唇邊輕啜了一口,再放下了來時,表情三分無奈七分灰敗。

    “鳳宜,就按少皇說的做吧。我相信他有自己的分寸。一?? 看書?? 9?9?9要·1要k?A?n?s?h?u?·”

    見丈夫都這么說了,權鳳宜自然也不再多說什么。

    說到底,她之所以強出頭,也并不完全是為了小姑子。不過是為了免得婆婆不停在面前念叨,順便在丈夫的面前表現自己這個子并不偏袒親弟弟,把小姑子當親妹子來對待。

    對這個結果,占色心里再次愣了。

    晏仲謙忌憚權少皇,現在她越肯定了。

    只不過,她還沒有想明白為了啥事兒。

    事兒就算這么了結了,她到現在也還不知道晏容到底生了什么事兒。心里好奇,可現在大姐和大姐夫在,她也不便多問。只是將自己最溫馴的一面表現出來,少招權鳳宜的膈應就行。

    臨出小花廳之前,權鳳宜的眉心蹙了蹙,視線落在她的臉上,瞧了幾秒,又慢慢移到她平坦的小腹上,似責怪,又似叮囑地說。

    “你啊,少逞點兒能,做好女人的本分,早點兒為老四添個兒子才是正經事。一個女人要那么能干做什么?權家又不缺你吃不缺你穿的,干什么去做警察?累死累活,也沒多少薪水。”

    “……”

    占色垂下眸子,無言以對。權鳳宜想給弟弟找的,是一個生育機器吧?

    她心里略略有些不悅,可是,對于價值觀有差距太大的人來說,根本就沒有解釋的必要。因此,她只是微微一笑,不點頭,也不拒絕。

    聽了這話,邁出了門的權少皇卻調回頭來,勾唇一笑。

    “大姐放心,我們倆,正在夜以繼日的努力!”

    他這話很有嚼頭,占色瞄他一眼,小臉兒臊了臊,低下了頭。

    而權鳳宜卻冷哼了一聲,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目光帶著對這個弟弟的偏愛,言詞里卻是一種姐姐對弟弟的教導。

    “老四,說到這,姐得說說你。對媳婦兒好沒有問題,可你是一個男人,做大事兒的男人。咱們權氏家族的繼承人,不要整天兒女情長,被媳婦兒牽著鼻子走……”

    太過跳躍的話題,說得占色越別扭。

    權家大姐怎么看的問題,她有本事牽著權少皇的鼻子走?

    真那樣,太陽都打西邊兒出來了。

    不過,心里冷笑著,她嘴上卻什么都沒有說。對付權鳳宜這種主觀上已經給她定了罪的人,說什么都是徒勞,無謂的狡辯,還不如沉默是金。

    權少皇虛扶了她姐一下,輕揚著眉頭。

    “行了,我們還趕時間。別叨叨了。”

    拍開弟弟的手,權鳳宜沉下了臉,“嬉皮笑臉!現在就嫌你姐叨叨了?哼,再不舒服,你也得受著,誰讓我是你姐,你是我弟?”

    “是是是,你是我姐。可姐,今兒真沒時間了。等改天兒回了京都,再恭請你過來訓示,如何?”權少皇笑瞇瞇地看著他姐,對答如流。

    “就數你貧,哄你老姐。我說的話,你又啥時候聽過?要真聽了,又怎么會光棍到現在才結婚?!”

    “……”

    從姐弟倆的對話,占色看得出來。

    不僅權鳳宜真心疼愛這個弟弟,其實權少皇的心眼子里,對于他這個大姐,還是相當尊重的。

    出了小花廳的過道,兩個男人走在前面,占色跟著后面準備送出去。突然旁邊的權鳳宜拉了拉她的手臂。

    心里揪了下,她知道權鳳宜有話說,不得不跟著她放慢了腳步。

    果然,等兩個男人走遠,權鳳宜就正了神色。

    “小占,有些話我得告訴你。”

    偏過頭,占色看著她,“大姐,你說。”

    她原本以為權家大姐又要說讓她回去就刪掉視頻的話,卻沒有想到,她審視的目光,在她身上來來回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兒,直到看得她老大不自在了,才壓著嗓子神神秘秘地說。

    “小占,我那兒有一個宮里傳下來的秘方兒。等你回了京都,我給你帶過來。你每次跟老四行房前一個小時吃,保管不出三個月就懷上了。”

    這個……大內秘方?

    占色臉上燙了燙,淺淺呼吸一口,總算淡定了。

    “行,謝謝大姐。”

    權鳳宜見她溫順,也挑不出什么來,眉頭皺了皺,又拉著她慢慢往外走,一邊兒走,一邊兒瞧著她的身體,“你這小腰那個細啊,一看就是個不好生養的。好在那方子管用,我當初嫁給仲謙一年都沒懷上。結果在權家的老書房里找到那方兒,不過吃了一個月,就懷上我們家阿寧了。”

    她嘴里的阿寧,叫晏一寧。是權鳳宜的大兒子,就比血狼小兩歲,不過占色從來都沒有見過他。據說在一直英國留學,他們結婚的時候,晏一廳有給他舅來過電話,寄了結婚禮物,人卻沒有回來。

    占色笑笑,沒有吭聲兒。

    不過,權鳳宜的嘴也沒有閑著,依舊自顧自地說著,聲音聽上去沉了點兒,不過,對占色的態度卻比剛才緩和了一些。

    “小占,實話說,你不是我滿意的弟媳婦兒,不過既然老四他喜歡你,我當姐的也不能多說什么。我也早看得出來,他對你是動了些心思的。可咱們做女人的,不能持寵而嬌,你知道嗎?不要仗著男人的喜歡,為所欲為……”

    持寵而驕?為所欲為?

    知道她說的還是晏容的事兒,可心下卻道,只怕這權大姐是看岔眼了吧?啥時候輪得到她來持寵而驕?

    垂著眼皮兒,她沒有吭聲,更沒有抬頭。

    因為,一抬頭,她就怕自己忍不住反駁幾句。

    “你還別不愛聽,我這個年紀,說是你姐,做你的長輩也是有資格的了。”權鳳宜瞟了她一眼,接著,又嘆了一口氣,小聲兒說,“昨晚對容容干的那事兒,老四不承認是他干的,不過就是不想讓你知道罷了。可我這個弟弟,我又怎么會不了解他?”

    提到這兒,占色心下真訥悶兒了。

    “究竟生啥事兒了?”

    盯著她的表情,權鳳宜頓了頓,才說,“看來你是真不知道。”

    接著,她就把晏容被泡到臭水溝的事兒給說了一遍。

    占色一聽,心肝兒都顫了顫,想到那個“慘狀”,也認同權鳳宜的話了。

    這種事兒,權少皇真能干得出來的。

    不過他自個都沒有承認,她自然不會幫他應下來。擰了擰眉頭,她好不容易才抑止住想笑的沖動,擺出一副同情的臉色來。

    “大姐,晏處長她長年干刑警的,有一些仇人也不奇怪。我看這事兒,少皇他干不出來。”

    “他干不出來?哼!除了這個混小子,我真想不出來誰有那么缺德。”

    權鳳宜嘴里忿然地說著,可她臉上的表情,卻瞧不出半絲兒對權少皇的厭棄,更多的是無奈和感慨。

    占色繼續沉吟裝死,而權鳳宜繼續拉家常。

    “我這兩個弟弟,一個比一個不省心。老五的歲數,眼看也不小了,卻整天不著調兒,跟他哥學了個十足十。玩那些嚇死人的極限探險,女朋友的影子都沒有一個。”

    聽她說到權少騰,占色不禁有些慎。

    那也是個表面親和,內心邪惡的主兒,而且,個人主意大得很,他的感情,又怎么能讓大姐來做主?!

    說了這么幾句,一行人已經走出了主屋的院子。門口不遠處,晏仲謙的司機已經把車開過來了。上車前,權鳳宜卻像話還沒有說得盡興般。盯著占色,想開口又好像不好開口,瞧了她好半天,才躊躇著對占色說。

    “小占,還有一個事兒,我得囑咐你。”

    占色瞇了瞇眼睛,波瀾不驚地看著她,“大姐,你盡管說。”

    權鳳宜回頭看了看已經上車的晏仲謙,又神神秘秘地將占色拉到一邊兒,才將聲音壓低了幾分,“你們年輕人房里的事兒,本來我做大姐的不好管。可是,我每次來見到你們都在……”

    頓了頓,見占色面有異色,她才接著說,“小占,不要盡顧著小夫妻那點樂趣兒,男人的身體更重要,尤其老四他的工作壓力大,你更不要由著他撒歡兒。一周有兩三次就行了,知道嗎?”

    咳!

    這一回,占色的臉更脹得通紅了。

    這個權大姐把閨房的事兒,都羅列出作息時間來了,讓她能怎么說?

    叮囑完,撩了她一眼,權鳳宜大概也猜得到她不好意思,就沒有再多說什么,拍了拍她的手臂,沖她使了一個“記住了”的眼神兒,轉身就往汽車走去。

    “大姐慢走——!”

    占色禮貌地說著,心里一陣感嘆。

    這個權大姐,這么通曉夫妻之道,那她和姐夫間的夫妻感情應該不錯吧?可是,憑她的觀察,權鳳宜對晏仲謙自然沒得說,就跟中國傳統的婦女一樣,結了婚就是以夫為天的那種女人。但晏仲謙對她么,看上去有禮有節,有著傳統意義上的丈夫對妻子的敬重,可,怎么瞧著,都覺得像少了點兒什么。

    或許,結婚時間太長了吧。

    都說相愛容易相處難,哪一種愛情,又能經得起歲月摧殘?

    看著遠去的車屁股,她思考著那對結婚二十幾年的夫妻,不經意又想到了剛才晏仲謙對著權少皇時的詭異態度。

    一剎間,她腦子突然激靈了一下,想到了晏仲謙臉上的法令紋。

    認真說起來,她分析出來的那些關于王薇奸夫的臉譜,與晏仲謙的身份地位不是很符合么?而且昨天晚上,她在說到那個“王薇奸夫”的時候,權少皇明顯不想繼續聽下去。

    難道……真是他?

    難道……權少皇已經知道了?

    這個猜測大膽了點兒,可卻又相當地符合邏輯。

    占色瞥了眼眉頭緊鎖的男人,抿了抿唇,沉默了。

    下午兩點,京都西郊。

    這兒是權氏的私人飛機場。

    占色第一次到這兒來,也不知道權少皇要帶去哪兒。來之前她還以為真像別人度蜜月那般過二人世界,到了地方才現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兒。

    機場上,兩輛等待起飛的直升機已經準備就緒了,隨行的人很多,晃眼一看,大約有三十多個人,正在準備行裝。

    這……是去度蜜月么?

    心里琢磨著,可人都到這兒了,不管權少皇為公還是為私,她也懶得去理了。

    反正在家閑著也是閑著,就玩玩去唄,難得放松一下。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