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倚仗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末世之幸福女配| 作者:香胡胡| 類別:玄幻魔法

    當那棵巨大的樹倒下時,溫妮有一種看到宿命的感覺;站在洞穴口,聽著洞里傳來的巨大坍塌聲,聽著湖水倒灌時震耳欲聾的轟鳴,溫妮在想,是否,命運真的不可逆?

    站在宿營地的空地上,望著天上似乎亙古以來就存在的明月,唯有它,還如幾百年前一樣,高懸天際,清冷,寒涼,澄澈,高潔;月光,從未改變,如水傾泄,月下的世界,沒有白日的清晰,明了,所有一切,如攏輕紗,如夢似幻;有變異狼對月狂嗥,那聲音,蒼茫凄涼,如失卻故國的游子,如尋根無著的老者,凄絕哀慟txt下載。

    營地里,大多數人都已入睡,唯有值守人員散落在營地各處,警戒地抵防著夜行動物可能的偷襲——到底不同啦,這不是曾經那個以人為尊的太平盛世,人類,被大自然報復,不再被命運眷顧,想要安寧平靜地順遂一生成為了奢望;夜色下,不再有汽車飛馳而過的聲音,那振動翅膀的,是變異的飛禽,那轟鳴的,不是人類的建造工地,而是變異獸撲食獵物與地面的沉悶撞擊;這是一個血雨腥風的世界,人類,要生存,必須自強不息,必須一直變強,鍥而不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而她,她呢?她會否死于宿命,是否逃不過滅頂——如同那棵巨樹,那個被水全部淹沒的洞穴。

    手,握緊,沒辦法呢,她如此貪戀這世間的一切美好,她不愿意輕易放棄,如今,她主宰這生命,她怎能讓如此年輕美麗的生命終結于自己的懶惰與懦弱,哪怕艱辛,哪怕痛苦,無論酸甜苦辣,她愿意品嘗,至少,她還能感受,生命,怎可舍棄!

    “在等我嗎?”男人走到女人跟前,卻險些被女人眼中耀眼的光晃暈,那是什么,是什么讓她如此生氣勃勃,是什么,讓她的眼神如此堅定明亮?

    “唐錦,你們,商量什么,這么久。”

    “果然是在等我嗎?”男人伸手撫過女人的臂,落在泌涼的臉頰,心微微一動,“在外面等了很久?”

    她能說她在賞月嗎?

    她可以說她在緬懷嗎?

    如果她說不是在等他,會如何?

    男人低下頭,輕輕蹭了蹭女人柔嫩的臉頰,灼熱的鼻息撩撥著女人敏感的耳,聲音低沉蠱惑:“孤枕難眠?”

    她可以殺了這男人嗎?可以吧可以吧確實可以吧……

    “呵嘀嗒小說網推薦小說!”男人被女人打著哆嗦咬牙咋毛的模樣逗樂,揉揉女人的發頂:“回帳了。”

    “不回。”臭男人,討厭的男人。

    男人挑眉,女人橫目,男人腰一彎,一把撈起女人,大步向自己的帳蓬走去,女人踢騰扭動,掙扎不休,換來男人戲謔的輕笑:“這么熱情?我一定不讓你失望。”

    于是,女人變成了僵尸。

    再次被壓在男人身下充當抱枕,女人入睡前發誓,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白晝的來臨,洗去了一切夜晚的迷離,溫妮,仍是那個低調識時務的女人,為唐家人準備著一日三餐,當然,現在,她只需負責自己與唐錦的食物,這,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強者為尊。不論你以什么方式,只要讓人切實體會到你的力量,你就會得到尊重,以前,人們以為她是唐錦的女人,故無人輕賤她;如今人們認為他是唐錦的一個有一定本事的女人,人們不僅不輕賤她,也給予她與實力相應的尊重。

    回程是照例的砍殺趕路砍殺趕路,只是,現在溫妮要采集什么的時候,總有人會過來和她一起,或許是觀察,也許是幫忙,這些,溫妮并不放在心里,她知道,所有人都想弄明白她是根據什么來判斷一樣事物是否可用的,可是,她一點不擔心別人偷師,因為,連她自己也沒弄明白的事情,如何有人能懂,只要不暴露空間,她無所謂。

    回程的路上,米米仍一如既往的活躍,因為她在洞穴中如故事所描述的一樣救了五大家族的某些人,人氣又旺了不少,愛慕者也有增無減,汪博仍三步不離其身邊,隨時準備著奮起悍衛自己的領地,溫妮覺得很有意思,問唐錦:“不是說米米想嫁幾人嫁幾人?汪博為什么還跟一只好斗公雞一樣?”

    “好斗公雞?”唐錦挑眉,哂謔:“這與法律無關,只與米米的心意與性情相關txt下載。”

    心意?性情?

    溫妮想了一會兒,才明白,這男人是在說米米三心二意,果然,她最討厭說話云遮霧繞的人了,那總讓她深刻意識到自己是個低智商、低情商、低健商的三低人士。

    看著溫妮郁悶的表情,唐錦不解,這女人這兩天情緒控制能力似乎越來越差,喜怒不定,轉化間完全沒有征兆可尋,難道是自己讓她不安了嗎?

    兩個思想不在同一個頻道的人,殊途同歸,有了相同的論斷——溫妮備感挫折。

    行進路途體息的間隙,唐錦找到堰七,問他:“你是如何哄文楠高興的?”

    堰七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唐錦:“錦五,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時候……有了……窺探……別人/陰/私的癖好?”

    唐錦神色不動,回手一拳狠狠揍到堰七的肚子上,那力道,狠辣兇猛——堰七抱著肚子,痛得連倒吸氣也變得斷斷續續,他幾乎以為自己的腸子被打斷了,好半天,才回過氣來,可是,看著唐錦冰涼的目光,他慫了:“穿貓耳服給他看。”

    唐錦的臉一拉,回身走了。

    貓耳服?他怎么可能穿那么、那么遜的衣服。

    不過,最后,到了晚上,溫妮還是看到了一個戴著貓耳的唐錦——溫妮幾乎以為這個世界再次災變了,泥媽,老虎變家貓,要不要這么生動?

    顫巍巍捧著自己的小心臟,“唐錦,你還好吧?”沒被小受穿了吧?

    看著溫妮的反應,唐錦非常明智地判斷出,自己用錯招了,不過,唐錦是什么人,那心理素質,殺人不眨眼啊,他連眼睫毛也沒顫一下,鎮定地沖溫妮招招手:“過來全文閱讀。”

    溫妮軟著腳挪了過去,唐錦把貓耳解了下來,非常仔細地給溫妮系好,還理了理耳朵:“回城前,每天晚上,我都要看你戴著它。”

    溫妮瀑布淚,泥媽,這男人咋還有這嗜好了?這還好,只是個貓耳,別什么時候連貓衣貓褲貓尾貓手都給她裝備上了,那就太沒人性了。

    唐錦一手撐頭,一腿曲起,如一頭懶洋洋的豹子側臥在毛皮墊子上,上下打量戴上貓耳的溫妮,而后,唇角翹起——很誘人。只是,想著壯實如山的堰七穿貓耳服的樣子……唐錦果斷中斷自己的聯想——太傷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